第九中文网 > 屁股开花节节高 > 第19章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狍子精趴在涂幽腿上,才想起身又被涂幽按下去。

    “不准抬头。”涂幽命令道。

    狍子精“哦”了一声,又老老实实地趴在他腿上,他背着身,没看到狐狸的耳朵红了一大块儿,但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茅莓味儿。

    明明这时候不是茅莓成熟的季节,但好像自从上回和涂幽在镇上的客栈里住了一回之后,他便常常能闻到一股子茅莓的味道。

    “好香啊…”他闻了闻,鼻尖便一直萦绕着这股味道,但只是闻得到,实际上又吃不到又摸不到,还令他有些口干舌燥,他难受极了。

    “让我起来…”

    他拱了拱背,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涂幽伸手拍了拍他屁股,示意他安静下来,然后轻咳了两声问:“爷问你话呢,你还没回答我呢?”

    狍子精问:“回答什么?”

    涂幽有些生气的样子,“不要装傻,你是不是喜欢我?”

    狍子精顿了顿,又想起他说要把自己卖了,换只花狐狸回来的事。不由得心口有些堵得慌,他在他腿上挣扎两下,说:“才不…”

    涂幽问:“你说什么?”

    狍子精闷声闷气地说:“才不喜欢你。”

    涂幽攥了攥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那你还说要给我准备棺材?知不知道棺材是只给死人用的,你盼着我死啊?”

    “不是!”狍子精反驳道。

    涂幽哼了一声,问:“那你是既不想让我死,也不喜欢我?”

    狍子精不吭声了。

    涂幽耳尖的热度褪去,见他不说话,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他松开手,让狍子精起来,然后佯装无事发生般拍了拍衣服上落的雪,直起腰,昂着头道:“不说就算了,爷也不稀罕你准备的棺材,一定又小又硬。”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颇不是滋味。

    但他才迈了两步,便听到了身后传来小声吸鼻子的声音。

    涂幽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见他背对着自己,肩膀一耸一耸,像是哭了。

    待他倒回去一看,果真看见他红了眼睛。

    涂幽站在他面前,比他高了有大半个头,他抄着兜,手指抬起他的下巴,稍稍弯了弯腰蹙了蹙眉道:“你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你。”

    狍子精拂去他的手,低着头,吸了吸鼻子,别过头不看他。

    雪越下越大,棺材店的人填完了土,走到涂幽面前要劳工费,涂幽付了钱,把钱袋塞到口袋里,打发那群人离开,扭头一看,便见狍子精坐在原先自己坐的那块岩石上,呆呆愣愣地垂着头盯着地面发呆,肩膀还一抽一抽的,像是还没缓过来。

    “喂…”

    涂幽走过去,伸手想碰碰他,结果狍子精躲了躲,他的手便尴尬地停在了空中。

    “你…”他有些恼怒,想着这小奴隶翅膀硬了,都学会给他脸色瞧了。

    “人埋完了,你不走啊?”

    狍子精不说话。

    他怒道:“成,讨厌我是吧,不想理我是吧,那你自己呆在这儿吧,看夜里山上的狼会不会下来把你叼走。”

    狍子精看了眼他,吸了吸鼻子,闷声闷气地说:“狼把我叼走了,你就卖不了钱去买花狐狸了。”

    涂幽愣了。

    “你…”他想开口骂他都不知从何骂起。

    说他太蠢,他记性却好得出奇,自己之前置气说的话他也记得。说他聪明,他又不是真聪明,一句气话也能当真。

    涂幽来回踱了半天,最后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捧起了他的脸。

    风已将狍子精沾了泪水的脸吹得格外凉了,涂幽擦去他脸上的眼泪,命令道:“不许再哭了。”

    狍子精于是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涂幽说:“再哭以后娟儿送到庙里的浆果和糖葫芦你一个也不许吃。”

    “啊…”

    狍子精愣了愣,原本止住了眼泪,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可太惨了,刚止住的泪又流了出来。

    “呜呜…”

    涂幽只觉得他脸上的泪越揩越多,他有些手足无措,“别哭了,不卖你,不卖你了。”

    “呜…那以后娟儿送到庙里的糖葫芦怎么办,你…你又不爱吃,会放坏的…”

    狍子精抹抹眼泪,抽抽噎噎地说。

    涂幽脱口而出:“都给你,都给你行了吧。”

    话音刚落,他又觉得自己作为他的主人,这样的低声下气的行为实在有些跌份儿,于是他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喂,傻狍子,我把那么多糖葫芦都给你了,你喜不喜欢我?”

    狍子精点了点头。

    涂幽耳朵尖又红了。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蹙着眉问他:“那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糖葫芦?”

    “……”

    狍子精被他问住了,他歪着脑袋蹙着眉愣了好久,看上去一脸纠结。

    这傻子居然真的认真在想最喜欢哪个。

    涂幽的脸黑了,原本情不自禁勾起的嘴角也耷拉下来。

    他一脚踹在了那岩石上,冷哼一声。

    “蠢死了,留在这儿喂狼吧。”

    不远处的娟儿在那坟前磕了几个头,呆呆静默了很久,最后擦了擦眼泪,起身走到涂幽面前,怯怯地问:“大仙,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涂幽扭头看了眼她,语气不善道:“什么?”

    “能不能帮我写几个字啊。”

    娟儿从怀里掏出两块儿小小的被打磨的光滑的木牌,涂幽扫过去一看,便见那两块儿木牌上,一块儿是空白的,另一块儿上面则写了“先考刘大之位”。

    莫不是是灵牌?

    涂幽蹙了蹙眉,正欲发问,便见娟儿指了指挨着她娘坟墓的另一个小土堆,说:“那是我爹的坟,我爹叫刘大,我娘叫林月娥。”

    她把那块儿上面写了“先考刘大之位”的小木牌递到涂幽手里,指着灵牌上那歪歪扭扭的几个字说:“看,这是我写的。”

    “是不是挺丑的。”她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村里识字的人不多,我也没上过学,听人说人死了可以立个灵牌记着,我也就偷偷藏了两块木牌子。我爹名字笔划少,我娘的名字可复杂啦,你…能不能帮我写几个字啊?”

    涂幽愣了愣,她看了看那木牌,问:“这牌子,你一直随身带着?”

    娟儿“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她扭头看了眼那两个小土堆,握紧了手里的木牌,说:“有了这牌子,我便不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啦。”

    涂幽怔愣片刻,像是不知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

    他问:“有笔么?”

    娟儿想了想,说:“我叔家里没有,不过,村里识字的神婆那里应该有。”

    村子的东北角,常年背阴,后头便是山,神婆的家就在这里。推开摇摇晃晃的柴门,一行三人踏进了院子里,因为背阴,这院子也处处荒凉,主人一看就是个邋遢的人,院子里凌乱地堆着破烂的桌椅和干柴,上面还覆了一层厚厚的雪。

    娟儿打父亲死后就没来过这儿,也有些打怵。

    这神婆脾性怪异,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古怪阴沉,又说她许是妖怪变的,传来传去,这神婆家也就人人敬而远之了。

    娟儿推开那门,怯怯问了句:“有人么?”

    外面因着下着雪,天地都是白的,而神婆屋里却阴暗的很,屋左侧的门前还设了帘子,藏青色的粗布料子,一遮便遮住了屋内的小半天地。

    帘子后头传来一个声音,懒洋洋地,像是没什么气力,又像是有些轻慢。

    “谁啊?今儿不算卦,回吧。”

    狍子精嗅着这屋里潮湿的气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涂幽闻声也挤进屋里,只是才踏进屋内,便听见那神婆“呵呵”笑了两声,道:“哟,没想到还来了两位山里的客呢。”

    涂幽蹙了蹙眉。

    屋里有轻微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屋内燃起了烛,照亮了半个屋子。

    帘子后头传来一个声音。

    “过来吧。”

    掀开那藏青色的帘子,三人一钻进去,小屋里顿时显得满满当当。

    那神婆约莫五十几岁,闭着眼,脸上几道深深的皱纹,头上裹了一块方巾,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咔嚓咔嚓”剪着什么东西。

    定睛一看,那是一张极大的红纸。

    涂幽蹙着眉,问:“你在剪什么?”

    那神婆眼似是盲的,始终没有睁开,她笑了笑,手底下缓缓剪出一块规整的圆。

    “我在剪月亮。”她嗓音粗粝,笑着说。

    “可你用的是红色的纸,月亮不是红色的啊。”狍子精指了指她手里的纸说。

    那神婆神秘一笑,说:“小子,月亮就是血红色的,我亲眼所见。”

    娟儿年纪小,虽然之前见过神婆,但还是觉得有些害怕,她张了张嘴,说:“怎么会呢?我从小到大未见过红色的月亮…”

    “嘘…”神婆的脸转向娟儿,她手指轻轻一动,那张薄薄的红纸便神奇地立在了她指尖,她缓缓托起那纸,露出个诡异的笑,哑着声音道:“我看见的,可不是胳肢窝镇的月亮,是山那头的。你不知道吧,那月亮原本不是红的,但那地上的血光,把月亮都染红喽,染红喽…”
如果您觉得《屁股开花节节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7_7062/】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