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屁股开花节节高 > 第01章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狍子精趴在山头晒暖,忽然想起自己成精已经有十五年了,心里忍不住感慨。

    唉哟,老喽。

    七八月份的东北,日头还是比不过南方,不过暖暖的很舒服,山头上的雄狍子追着雌狍子转圈儿跑,狍子精瞥了一眼,又匆匆收回视线,脸颊却偷偷红了。

    臭狐狸还没有回来,他实在有些寂寞。想着要是再过一个冬天,他还不回来,自己就去撵漂亮的雌狍子去了。

    他咬了一口手底下的浆果,那浆果汁水浓郁,染得他嘴唇红通通的,他吃完浆果后舔舔嘴唇又舔舔被浆果染红的手指头,直舔的水光淋淋才撒开手,转身往家里走。

    他成了精之后就格外孤独,旁的狍子它看不上眼,太傻。旁的狐狸倒是看上眼了,对方却一天天威胁他,如果他不听话就要吃了他。

    狍子精整日托着腮在山上走,叹息声遍布整个山头,直叹得树上的老乌鸦一见他过来便惊叫着飞走。

    狍子精委屈极了,索性也不沿着山头走了,每日每夜蹲在家门口,冲着老树枝上那只麻雀讲着过去的故事。

    “当年山脚算卦的王富贵啊…”

    当年山脚算卦的王富贵把他从小狍子养成大狍子,眼瞅着就要过冬,家里揭不开锅。王富贵叹了口气摸了摸它的脑袋,寻思着这狍子也该拉出去卖了。

    当天下午,王富贵靠在狍子窝旁一棵老树根旁边,自顾自地说了好多话。

    “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他说。

    狍子精那时候还没成精,好生睡着觉被吵醒,就见这人叽叽歪歪不知道说什么呢,它拱开这人放在自己头上的手,寻了处暖和地方,继续窝着睡了。

    王富贵念叨了几句,又回堂屋里拜了拜祖师爷,然后才睡觉。

    这年冬天东北太冷了,菩萨布施的时候路过他们这旮沓硬是生生冻的打了个哆嗦,手里的杨枝甘露一不小心就抖多了,全抖在了狍子精身上。

    狍子精睡梦中顿觉一股清凉,仿佛天灵盖上被抹了万金油,先是一阵清凉,然后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它睁开眼睛一下就冲开了围栏,绕着王富贵家跑了数十圈,直跑得王富贵睡梦中惊坐起,以为家里地震了。

    王富贵披上外罩就出了门,扭头就看见这傻狍子横冲直撞,梗着脑袋就要往他身上撞。

    “我滴爷爷啊……”

    他被撞得头昏脑花,揉了揉眼睛睁眼一看就看见一个清俊的少年飘在半空。少年红着脸蛋,像是有些热,在空中飘来飘去。

    王富贵睁大了眼,还以为是祖师爷爷显灵了,追着那少年屁股跑了半个山头,直到那少年脸上的燥热褪去,开口喊。

    “爹。”

    王富贵魂被吓得丢了一半儿,还以为是年轻时候在漂亮婆娘身上造的孽管他寻仇来了。

    “你是谁?”

    狍子精眨了眨眼,说:“我是你养的狍子啊。”

    王富贵一屁股蹲在地上,三魂七魄去了二魂六魄,剩下的一魂一魄支撑着他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家。

    昏黄的灯光底下,狍子窝里空无一物,房屋周遭一片狼藉。

    自己养的狍子成精了?

    王富贵在山头呆坐了半夜,直到日悬于东方露出了红光,他仍目光呆滞地看着狍子精。

    狍子精伸出手在雪地里扒出个小浆果,乐得美滋滋,一口咬下一嘴的红津津,手上也是,他舔了舔嘴唇又舔了舔手指头,问他:“爹,天都白了,咱时候回家啊。”

    王富贵像往常一样,往他脖子里套了个绳儿领回家栓在树上,恶狠狠地看着他:“别动,我不管你是什么神什么怪,今儿我就要把你卖了。”

    狍子精眼睛亮了亮,“爹,你要把我卖去哪儿?有新鲜的草吃么?”

    王富贵听他叫爹听的肝颤儿,想想这狍子落到别人手底下的下场,咬了咬牙,说:“有,你好好睡一觉吧。”

    梦里啥都有。

    狍子精被拴住了脖子,觉得有点儿勒得慌,自个摸到树上松了松绳结,他扭头看了看堂屋微弱的灯光,打了个哈欠舒舒服服地打窝在柴草垛里睡了一觉。

    到了下午,夜市马上就要开了,王富贵让他变回原形,牵着他下了山。

    附近村子里的老百姓个个裹着破棉袄,来置办家用。

    王富贵随手找了个桩把他拴住就一屁股坐下了。

    “卖狍子了喂,卖狍子了,又壮又好的大狍子喂…”

    狍子精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人,问他:“爹,你真要把我卖了?”

    王富贵捂住他的嘴,朝路人笑了笑,扭过头来说:“闭嘴。”

    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除非你能变出点儿钱给我,不然我迟早要卖了你。”

    狍子精问他:“钱是什么?”

    王富贵裹紧了自己的破棉袄,指了指远处一个妇人手里拿着的银元说:“就是那银镚子,能换很多干粮,你变得出来吗?”

    狍子精看了眼,说:“我试试。”

    他闭着眼用意念哼哼了两声,一堆红红的小浆果从他屁股后头乍然出现。

    王富贵用些许嫌弃的目光看着他:“你就这能耐?”

    “放屁崩出来点儿烂浆果?”

    狍子精脸红了,“不是放屁崩出来的!”

    是用意念变出来的!

    王富贵叼着根干草“嘁”了一声,“什么玩意儿?”

    他开嗓门大声吆喝:“卖狍子咯,卖狍子咯——”
如果您觉得《屁股开花节节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7_7062/】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