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清都仙缘 > 第687章 善学又善用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塍羽音出身虽不及梁溪,亦是世家,底蕴眼力都有,只性格略有尖刻,却不失是非之辨,故而梁溪绛英这样的人物与她也处得来。

    只是,她因为从前拜师未成而对凌砄的小弟子怀了不服之意,加上田雨因、袁喜夏入门后与她机缘巧合地走近,而田、袁二人与幼蕖偏生格格不入,话里话外多有贬损,塍羽音便有意无意地被带得更偏,对幼蕖也从略有不服转为抱有成见。

    塍羽音素来觉得幼蕖不过是运气好嘴巴巧,沾了许多前人的光而已,专走纤细讨巧的路线,才博得墨川真人等人的厚爱。

    田雨因道是这些消息是她从大茂峰的景明师姐那听来的,景明与玉台峰的米氏姊妹时有往来,便对玉台峰有些了解。田雨因自然是挑自己爱听的消息来传,而袁喜夏一听就认定说得没错,同样是传言,有好有坏,但是人都会自然偏向自己愿意相信的那些。

    她塍羽音自然也是更信好友这边的话语,心里便对李幼蕖有些鄙薄之意。

    没想到这次的对比完全颠覆了她的印象。

    突如其来的反差令塍羽音一时有些无措,虽然心里茫然一团乱云,却也在不自觉地开启了反思自省。

    且不说塍羽音与梁溪绛英在外谈论剑术比试如何,幼蕖正在小天演镜内打量如同寂灭虚无的四周,她知道只要迈出一步,镜内法术就会启动。

    平日里不离手的灵剑等灵器在这里根本用不上,不知是神镜的禁锢作用还是眠龙谷真人们的设置,刚入得门来,青梗剑便失去了联系。

    大约是师长希望诸位弟子不要借助兵器的力量罢,特别是那些厉害的神兵利器,往往掩盖了主人的身手不足。只有抛开刀剑之威,单纯地以法术解法术,如此才能心无旁骛地将法术领悟发挥到极致。

    所以日常与心神灵力相连的爱剑也根本驱动不了。

    不过,她腰间的流霜束应该不受影响。

    对了,她还有一样——

    幼蕖试着摸了摸藏在靴内的匕首晨星,微沉的圆柄小小一握在手,竟然可以抽出使用!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从来没用过的小匕首竟然躲过了真人们的限制。

    不过她可不想违反禁制,试取晨星是纯属好奇的无意之举。

    她将匕首往靴筒内又深深按了按。

    刚迈出一步,突然四周昏暗下来。

    “来了!”

    幼蕖不惧反喜,满是期待地引来了第一重考验。

    好像闯进了莽荒之地的丛林,铺天盖地的绿影落下,人几乎要一下子被层层藤蔓缠住。幼蕖反应极快地撑开灵气盾,虽然只是在体表的薄薄一层,但已经给自己争取到暂时的腾挪空间。

    她迅速扫视一下身周,手指轮转如繁弦急奏,火、金、木三系法术同时发出。

    “咔!”左边十数根柔韧的藤蔓被掌上飞出的锋利飞刃齐刷刷割断,同时,右侧的三株干硬的老藤上冒出簇簇火苗,火舌蔓延之处,枝干尽化灰烬。

    两侧威胁立时消除。

    而她正面对着的那水桶粗的藤蔓,被她掌中的青色木系灵力探入,不但没有被砍断灭除,反而愈发壮大伸展。

    “原来是这样……”幼蕖喃喃自语,她掌上青光蒙蒙,凌空也生出了根根细藤,与那水桶粗的藤蔓几乎生成了一体。

    她见这藤蔓粗壮有力,还透出幽深气息,不由见猎心喜。

    幼蕖虽然有木系灵根,法术也钻研得透彻,却自认她的木系法术所发出的藤蔓不及面前这株宛若天生,带着远古的自然气息。

    真人的蕴藏果然非同凡响。不知道这是眠龙谷哪位真人的手笔?幼蕖心底深深佩服,情不自禁地想学上一学。

    所以,灭了左右两处的藤蔓法术后,她干脆以敌为友,用自己的法术来引诱面前这强敌壮大,进而探其根源,追溯其手法。

    灵力追着藤蔓的枝枝叶叶而去,如何催生,如何生长,如何将灵力与法术结合得无懈可击……推想其源头,最初的捏诀该有怎样微妙的把握。

    同样的法术,同样的口诀,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原来是这么来的!

    面前的藤蔓渐渐变淡变细,被拆成无数飞舞的青光四散而去。

    “好丫头!竟然不是破解我的法术,而是利用上了……”小天演镜外的玄微真人失笑,看了看梁溪绛英,“你这小朋友,有意思!”

    梁溪绛英有些疑惑,她顺着师父的目光,只看到镜内的幼蕖正破开第一道万藤千蔓,手法有些奇特。

    “师伯,她这破解方法,不太省事啊!”问话的是塍羽音,她也不解。

    按塍羽音的路子,这样的藤蔓术破除难度不高,却有些费气力,要是手脚慢了被缠上,反而会耽误了功夫。应该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地用金刃术全部砍断或是一把火烧光最是省事。

    可是李幼蕖却那么认真地对待那丛藤蔓,用上了三系法术,特别是最后还琢磨了半天。

    难道这很难吗?最基础的木系法术而已。

    若在从前,塍羽音已经讥笑出声了。可是见识了幼蕖剑术比试的表现之后,塍羽音对幼蕖多了一层思量,不会再轻易地根据表面所见来任性取笑别人。

    “这孩子,论资质也未必你们好多少,”玄微真人捋须凝目,“不过,这向道好学之心,其热爱之切,简直是……白石有福气啊!”

    梁溪绛英也懂了,这小丫头,真是会抓住任何一个可学的机会,这可是宗门大比啊!谁不是一心求胜求名次?她倒好,抓住机会学上了!这种追寻道义的渴求感,近乎贪婪,简直是如饥似渴。

    便是她梁溪绛英,对于道义的追求……不,她好像没有追求,更谈不上热爱。她所做所想,只是完成任务,做自己应该做的。应该出色,应该胜过别人,应该出类拔萃,应该学得快学得好。

    说实话,她不知道大道通向何处,也不想知道。她身为梁溪家的传人,身为眠龙谷玄微真人的弟子,修道是责任所在,是理所当然。

    她热爱什么呢?她爱自己的家族,爱梁溪家族的盛名,爱自己生来的优势,爱她如今的地位与责任,也爱修炼这件事——她觉得她应该爱。

    可是要爱到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能沉浸入对道义道术的钻研……她根本不会这样做。

    好吧,看塍羽音的神情,她也和自己一样。

    梁溪绛英淡淡一笑,师父素来极少夸人,能得师父的赞扬,幼蕖这丫头悟性灵气还真不是常人能比。就冲着这随处悟道的痴迷劲儿,小丫头来日不可限量。她梁溪果然没看错人!

    她突然有些羡慕幼蕖了,家世、资质、名望,她都有,却少了一份活泼泼的热爱之心。看那幼蕖,学道学得乐在其中、趣在其中,还能自己去找寻更多的乐趣,这么一对比,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日常未免有些索然无味。

    真是够矫情的!人家那些埋头苦修的平凡弟子又怎么说呢?自己已经站在千人万人之上了!梁溪绛英自嘲一笑,按下心里的少许波动,将目光和注意力放在幼蕖那些玄奥的手法之上,暗思若是自己当此际,该如何反应如何施法。

    比如刚刚的这阵火雨,这小丫头竟然是以同样的火系法术来对付,最后那些火雨的点滴都滋养了她手中的火苗。梁溪绛英知道幼蕖手中有郑媛赠予的异火火种,异火的等级自然压过普通火术,但是以火收火,只有火灵根的人才有这样的方便。这小丫头,明明是水木两系的灵根啊!
如果您觉得《清都仙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31_31348/】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