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缘未尽情难绝 > 第三十八章 傻女人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信智泰摸着田枣的胸部,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你先放开我,我去换一下衣服!”田枣推开信智泰找了衣服去了洗手间。
    “这女人都结婚了,换个衣服还要避开老公吗?”信智泰在外面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田枣进到里面对着镜子把绷带一圈一圈的解开,今天赶时间把胸部赖得太紧了,感觉呼吸都不畅了,现在松开全身都轻松多了。她穿上胸衣套上毛衣手里拿着绷带就出来了。
    当信智泰看到她手里的绷带才恍然大悟,他刚才还纳闷呢她的胸部怎么那么平那么硬呢!看到她现在的胸部才正常吗?不过这老婆的身材也太有料了吧?田枣看到信智泰盯着自己胸部看,就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干吗呢?为什么总盯这里看呢?”
    “我看自己的老婆还犯法了,不过你这搞得哪一出呀?在学花木兰男扮女装吗?干吗把胸部裹起来呀?”信智泰抱着田枣问道。
    “哎,这不是为了省心吗?有时坐公交车,打车,看到那些男人盯着我的胸部看我就想揍他们,为了不惹事,把它藏起来好了!冬天还好,一到夏天,我天天勒着绷带热死了。不知道有没有哪个手术能让胸部变小的不?我真想去手术一下!”
    “你这傻女人,这是上天赐予你的,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以后不许勒着虐待它们了,明天我去店给你买最好的内衣,以后等有了宝宝它会变小的。”信智泰宠溺的看着田枣说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不过你听谁说的,有了宝宝就会变小呢?你懂的真不少呢?”
    信智泰趴着她耳边说了几句,田枣脸红的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两人来到床上躺下睡觉,信知泰的手不老实的伸进田枣衣服里,“老婆我帮你量一下尺寸,明天我去给你买内衣。”田枣被碰到顿时感觉好痒痒,不由的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
    信天祥和舒雅在外面吃过饭,信天祥就直接开车把舒雅送回家了。而舒雅看到信天祥开车离开,她接了一个电话就又直接去棋盘室打牌去了。
    舒雅的老父亲接到外孙的电话以后,那是越想越气。自己的女儿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好好的儿媳嫌弃人家工作不好,把女儿气的离开出走,自己天天在外打牌一天不着家。不行他得去管管了。舒老爷子想好,换上外孙媳妇做的衣服就打车去闺女家了。
    舒老爷子赶到信家别墅时已下午三点多了,他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来开门。这死丫头又去打牌了?老头一生气就坐在门口等着。大冷天一老头坐在一别墅门口,过往的车辆都忍不住回头看看。
    别墅内其实是有人,只有老太太一人在家,她在祠堂里和丈夫说话,根本没有听到什么门铃声。老太太喜欢清净家里平时请的都是钟点工忙完就走。只有孙嫂夫妇平时住在信家,今天孙嫂有事也出去了。
    舒老爷子等呀等的,等到五点多了也不见一个人回来,因为今天是周六杨慧带着女儿信欣然回娘家去了,信智国下班也就直接去丈母娘家找老婆了。信天祥晚上要去田枣那里吃晚饭也不会回来这么早,而信智民和信智安压根就住在田枣家了,信智泰更不用说了。
    这老头冻的实在受不了了就给舒雅打了电话。“爸,你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呢?有什么事吗?”那边还不时的传来麻将的声音。
    “你马上,立刻给我滚回来,我就在你家门口,我已等你很久了,你再不回来,你爸就被冻死了。”老爷子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舒雅一听,吓的马上收拾东西回去。
    等到舒雅坐着的士回到家门口,果然看到自己的老父亲在门口站着呢。顿时就心里害怕了。“爸,你说你来了你不事先打个电话。家里不是有人吗,你怎么不进去呀?”她输了密码开了门,想搀扶老爷子,老爷子根本不理她,就自己进去了。她也连忙跟了进去。
    家里一个人没有,她喊了半天“妈,妈”也没有听见老太太回应。
    她连忙往祠堂里跑去,舒老爷子也跟了过去。他们走到门口却见老太太一个人对着亡夫的灵位在自言自语的说话呢!
    “妈,你这在这里坐了多久了,我爸来按门铃你都没有听见吗?我爸就在外面等了很久了。”
    老太太转过身擦掉眼泪连忙笑着说:“亲家公来了,你看我这个老太婆只顾坐在这里说话没有听到,对不住了。”
    “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呢,你自己一天到晚不着家在外面打牌还有理了,我冻死那是活该 ,谁让我没有教出一个好女儿呢?你婆婆这么大年纪了没有义务给你看家。”舒老爷子冲着女儿大声说道。
    “亲家公不要生气了,我们去厅里喝点茶吧?”老太太说完就先走了。
    老太太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舒老爷子也过来坐下了,舒雅也过来坐下了。舒老爷子在外面冷风吹了半天了,早就渴了,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一杯热水。老太太站了起来:“亲家公你等着,我去给你泡茶去,孙嫂有事今天不回来了,今天晚上我做饭给你们吃。”老太太果然就是老太太呀,这八十多年可不是白活了。
    舒老爷子这下脾气彻底爆发了。“舒雅你可真是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你婆婆去给你泡茶喝,你能喝得下去吗?你说我舒柏清一生通情达理,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糊涂虫呢?你看你把这个家管理成什么样子了?
    多好的儿媳妇你嫌弃人家是个裁缝,裁缝怎么了?没偷没抢哪里丢人了,你身份就高贵了,我当年还是个小厨子呢,你妈妈背着你天天给人家洗衣服,你当时嫁给天祥时还不如人家外孙媳妇呢?你婆婆嫌弃你了吗?”舒老爷子大声的吼着。
    舒雅被父亲吼的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亲家公,有话慢慢说,别气坏身子了,喝杯水吧!”老太太放下一杯温水就回房了。他教训女儿,她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舒老爷子确实渴了,一口气把一杯水喝完了。
    “ 我的宝贝外孙女呢,你昨天把她气的离家出走,她一个小姑娘三更半夜的坐在湖边,幸亏没事,就这样你不去好好的检讨一下自己,学学怎样关心孩子还有心思去打牌,以后不许再去打牌了,在家好好陪陪你婆婆,你看你婆婆多可怜呀,竟然对着你公公的灵位说话。可见你这媳妇当的多失败呀,天祥和孩子们在外打拼你天天不着家,子女都不愿意回来,这哪里还像个家呀!”舒老爷子不再吼了,看着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的闺女慢慢说道。
    舒老爷子的电话响了,原来是司机接他回去了。
    “走吧,我们去阿泰那里看看去,我也想我的宝贝外孙女了,你真打算让孩子们一辈子住在外面呀。”舒老爷子说着就把邓容老太太也喊了出来。
    “亲家母,我舒柏清对不住你呀,没有把我女儿教育好,让你跟着受气受累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孩子们去吧,让他们回来住吧,你看这个家还像个家吗?”
    “亲家公说严重了,我受什么气呀,只是这孙子们不回来住家里太冷清了,我感觉特别的孤独。”
    舒雅不情不愿的只好听父亲的话。他给司机说了路几个人就往田枣的住处赶去。
    田枣家此时可热闹了,一下午信智泰和信智民兄弟二人就把房子内的所有窗帘换了一遍,信智泰还把妹妹房间的床上用品换了女孩子喜欢的粉色,还给她支了个粉红色的公主式的蚊帐。这下信智安别提多高兴了。
    两兄弟忙呼完了,兄弟俩坐在客厅下棋,枣核就卧在信智泰的脚下。田枣和信智安则在厨房里忙呼呢,田枣已经烙好了烧饼,卤肉也炖好了。此时姑嫂二人正在做包子呢?
    “二嫂,为什么你包的包子那么好看,我包的怎么那么丑呢?”信智安学着田枣的样子包着包子问道。
    “那是你刚学,你做的多了,自然就包的好看了,熟能生巧吗?”
    等信天祥来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这才是家该有的样子吗?多温馨的画面呀!
    “爸爸你来了呀,走,我带你看看我的房间去,是二嫂自己做的被单,被罩,枕头罩,是二哥帮我套上去的,很美的公主风。”信智安说着就把信天祥拉到了房间里。
    “好,好,真漂亮,我闺女喜欢就好!”
    信智安又去厨房了,信天祥则看两个儿子下棋,看着看着就把小儿子拉起来,他坐下和信智泰下。信智民站在那里看他们下。
    这时门铃响了,等信智民打开门一看马上抱着舒老爷子了。
    “外公,你怎么来了?”信智民高兴的问道。
    下棋的两人听到声音也都站了起来,田枣和信智安也从厨房出来了,看到是外公和奶奶还有婆婆,田枣连忙迎了出来。信智安看到奶奶和外公马上跑了过来,先抱一下奶奶,再去抱外公,根本不理舒雅。
    田枣连忙客气的让大家坐下,就去泡茶。“外孙媳妇你是不是卤肉了,我都闻到香味了,我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吃饭,你多做一点。”舒老爷子嗅着鼻子说道。
    “外公,你今天晚上不吃饭我是不会让你走的,阿泰你去泡茶,我去做饭去,奶奶,阿姨今天晚上大家都在这里吃。”田枣说着把茶壶递给信智泰就去厨房忙呼了。
    “爸,你的这身衣服穿着真得体,是明宇那小子给你买的?”信天祥看着岳父的衣服问道。
    “这身衣服外面可买不到,是我外孙媳妇给我做的,自从你岳母走了以后,我还是第一次穿这么合身的衣服呢?”舒老爷子高兴的说着。
    “孙媳妇给我也做了一套呢,可漂亮了,我还没有舍得穿呢,总想着过个节,或者出个门再穿!”
    “奶奶,衣服不就是用来穿的吗?你尽管穿,不行让田枣再给你做一套!”信智泰边给大家倒茶边说。
    “儿媳妇给我做的,我也穿上了,既保暖又轻便,真比那些店的还好。全家人人都有份,这儿媳妇真是懂事呀!”信天祥喝着茶说道。
    舒雅却一句话也插不上,大家也没有人同她说。
    大家喝着茶聊天,厨房那边田枣也把饭都做好了,田枣还真是做事麻利。田枣把饭菜都摆上桌子才叫大家过去吃饭。
    桌子上摆着包子,烧饼,卤肉,咸鸭蛋,炖鸡肉,红烧排骨,青菜,茄子煲,小米粥。还真是丰富呀。
    大家都洗了手坐下吃饭。田枣帮每人都盛了一碗粥,又给老太太和舒老爷子每人拿了一个包子。“外公,奶奶你们先尝尝好吃不,大家也都开动吧!”
    大家都拿起筷子动了起来。“外孙媳妇你这包子做的好,这馅调的真好,狗不理包子也不过如此了,你这应该是拜过师吧,这些菜做的可都是有水准呀,外公别的不懂对厨艺还是懂得的!”舒老爷子吃着包子说着。
    “外公,二嫂小时候跟着邻居学的,她的邻居祖上可是御厨呢!”信智安吃着说着。
    “小时候学的?外孙媳妇看来真是有天赋呀!明宇那小子我教了他那么久还是不开窍呀!外孙媳妇想不想跟着外公再学几道名菜呀?”
    “外公原来是大师呀,当然愿意了,我从小只对两件事感兴趣,一是做菜,二是做衣服,可把我的父母气死了,可是没有办法,这两件事我一学就会,一点就通,我父亲让我背中药名,我背一下就睡着了,简直比安眠药还管用!现在却后悔了,如果当初好好跟着我父亲学中医,现在应该也是一名医生了,医生这个职业比做衣服体面多了。”
    “瞎说什么呢,现在就挺好的,既能挣钱还能顾家,这房子不就是你自己挣钱买的,我从来就没有嫌弃过你的职业,你要是不挣钱还天天打牌输钱,我是不是就该把你休掉了。”信智泰看着田枣说道。
    饭桌上一下子安静了,舒雅一句话都没有说,这餐饭吃的她是如坐针毡呀。
如果您觉得《缘未尽情难绝》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27_27891/】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