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576章 我可以试试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来龙去脉都说开,常茹菲也被放了出来。

    这种时候,没必要矫情。

    常如风抢先一步站到了妹子跟前直言:“我建议你好好考虑。之前咱们对庆南了解不多,对你将来或将面临的困难准备也不足。此刻一切都还来得及。家族是你的后盾,不是你的包袱。我的意思是从长计议,什么都没有你自己的日子来得重要。”

    “哥,我明白的。”

    话是这么说,可常茹菲的眼神,直落在了朱永泽身上。

    这会儿细细打量他,可不是一脸憔悴和疲惫?两人视线对上后便再挪不开,各自都是心疼满脸。

    朱永泽将他的宝贝虫拿了出来:“小宝很想你。你别放弃他!”

    正喝水的荣安一呛,很有手段嘛!怎么像极了怕被抛弃的妇人拉着儿子求负心汉别走的说词。

    那胖虫子在他手心,感应到常茹菲后,便冲女主子方向扭去,随后用它芝麻粒大小的眼睛巴巴冲着常茹菲,怎么看怎么好笑。

    朱永泽:“茹菲,我的心意,你从小宝身上一定能感应。你能不能帮我养几天小宝?我从未将小宝转交给别人养过,你还愿意做那唯一的一人吗?”

    荣安在旁看得津津有味,可惜没有瓜子,只有花生米勉强凑活。

    她一边吃,一边嫌弃看了眼朱承熠,瞧瞧,别人的情话说的含蓄又动人。

    朱承熠挑眉嘀咕:“小爷只靠实际行动让你折服。”

    若非一往直前,那还是常茹菲吗?

    很自然的,常茹菲伸出了手。

    要说那胖虫也争气,一到常茹菲掌心后就打了个滚,讨好意味分明,随后它又闷头在常茹菲掌心拱了好几下。

    常茹菲被它一逗,板着的脸再也绷不住,舒展了开来。

    朱永泽当着众人就将常茹菲给搂住了。

    常茹菲下意识推他。

    可他又道:“你是我唯一搂过的人。你确定要推开我?”

    酸腐气开始弥漫,众人纷纷退走,荣安被朱承熠拖到门外后,笑嘻嘻回头道:“给你们一刻钟叙旧。等会儿咱们再说话。”

    一刻钟后,荣安几个私下问常茹菲:

    “你真决定要跟他?你哥说的是,等你嫁去庆南后,你可能要面对刁钻的婆婆,强势的庆南势力,还得应付各种对朱永泽抱有企图之人。”

    就是最爱管闲事的荣安都觉得很麻烦。

    常茹菲今后的日子,注定是免不了斗斗斗了。这家伙玩武力还行,玩手段就一般了,要玩心机,只怕更没指望。

    “只两条原因,便足够我坚持下去了。”常茹菲主意坚决。“第一,是我喜欢他。我愿意与他一起战斗,一起面对将到来的困难。我们也算经历过生死了,这缘分,我割舍不了。”

    荣安点点头。这一点,她认可。她当时也是这么对朱承熠说的。只要能共进退,洪水猛兽怕什么,至少不孤单。

    “再有,便是我的家族需要。你们看到了,自打我与他的婚事定下来后,常家发生的巨大变化。多年未有一官半职的常家,已有两个子弟谋得了官职。

    当我成了世子妃,成了庆南王妃,这样的荣耀才能继续。我才能成为常家的支撑。尤其眼下王妃越是不满我,觉得我和家族无能,实际皇上能给我和常家便越多。常家需要我往上走。为了家族之心,你们都懂的。”

    几人都点头。纵是女子,可谁又不得为家族努力?大家都有背负,都不容易。

    常茹菲完全定下了心,又与常如风谈了一小会儿。

    再之后,众人再次围坐。

    “怎么办”是接下来的议题。

    荣安表示:“我只说一句。”

    众人皆示意她开口。

    “要么不做,要做,就得确保元平再蹦跶不起来。”

    所以,她不但要她做不成妾,还得要她永远不能再打常茹菲两人的主意。她身后势力那么大,仇怨已经结下,后患无穷。此刻不出手,将来害的是常茹菲两人,所以下手必须不留情面。

    也是正因如此,荣安才反复暗中确认朱永泽对元平没有任何情意,不会有什么心软。

    朱永泽:“不能杀她!”

    郝岩:“也不能让她出事!残废什么的都不行。”

    常茹菲:“从她出现城门,并自曝身份后就不行了。”

    朱永泽:“她是跟着我和车队,以迎亲之名入京的,我得对她负责。她出了事,不管在朝廷或是在庆南,不仅仅我是第一个被问责的,还有我这次我带在身边的人都会被追责。”

    “谁说要杀她了!”荣安瞥眼。大家对她都有什么误解?

    “我是京中最有名的大善主,我是那种下手狠辣之人吗?”元平这样的,有什么资格让她手上染了人命?

    郝岩:“若要瓦解她身后势力不是一朝一夕,只要那些势力在,便轻易动她不得。”

    “那就不动她!”

    荣安早有了个主意。

    “你们的考虑都长远,你们和朱承熠一样,觉得需要朱永泽强势,但我看来那都是长远目标。你们远水可解不了近渴。”荣安示意朱永泽:“所以我觉得,你不用将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我们还是在元平身上找突破口。”

    十几只眼睛一齐看着荣安,等她的下文。

    “让她回不了庆南如何?”荣安眯眼。

    “你有办法?”朱永泽眼中光芒大盛。“若能如此,最好不过。”

    元平回不去,便跟死了也差不多了。而她身后势力缺了她这个交点,处理起来将事半功倍。“可元平不但手上有人,还有太后保护,咱们很难对她实行什么计划。”

    张家的女儿,手里还能没几个人用?当日他们可是轻易而举,悄无声息就放倒了阿水。

    “那就逼她自己同意或是让别人逼她同意嘛。我大概可以试试。”

    荣安抓了枚小点心塞了一口。

    她就喜欢这种刚好一口大小的吃食。不容易脏手沾唇,也不会碎屑掉得四处都是,吃起来塞了满嘴更满足。在她看来,反正比那种一边吃一边掉,若拿手接要洗手,拿帕子要弄脏,不接的话要擦地的方式强多了。不留后患,干净爽快。

    反正一口吞不下,不如切成块放在跟前慢慢吞……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到第二天的时候,庆南大英雄张洪芳的女儿元平郡主入京的消息已经传开。

    荣安去街面溜达了一圈,又带着陶云和颜飞卿下了趟馆子。

    要说陶云两人,早被荣安给带歪了。不知何时开始,两人都喜欢跟着她下馆子,满京城找好吃的。尤其颜飞卿,从前的她珍馐美味精致吃,每样不超过三口抿着吃,这会儿却是小笼包子一口一个,吃得津津有味。

    她们总算也是理解,荣安常常放在口中,想要的“自在”究竟为何物。不得不说,跳脱出条条框框后的日子,才真实是有滋有味。

    “我瞧着你,怕是真有了。”陶云盯着颜飞卿扫了好几眼。这家伙就着豆浆,从烧麦吃到蒸饺再到包子,嘴就没停,连醋碟子都添了两次了。

    “有就有了吧!我家夫君说了,管有没有,只要我开心就成。成婚真好,陶云,你也赶紧的吧。”

    她们几人里,只剩陶云还没彻底拍板。

    梁旭正在忙着编纂一部史书,今秋才能结束。到时候只要无意外,他官职就能升了,他们打算到那时再成婚。

    “我才不急。”陶云嫌弃看了颜飞卿一眼。“我可不想半年长三十斤。”

    颜飞卿自打婚事定下来后,幸福滋润沐浴,不但一扫颓废,容光焕发,整个人也像吹了气了一样,迅速从瘦骨嶙峋变得饱满。

    她们都觉得啧啧称奇,但也都明白,除了心态上的欢愉,更因她嫁得好。

    郝家除了一个早就出嫁的姑子,再无其他女儿,所以从郝岩到郝家父母,对颜飞卿都是宠溺得很。婆婆从不要她晨昏定省,还每日汤水不断往她那儿送,有好的都紧着她吃。公公只希望她早点开枝散叶,更是见她从来一面笑。

    至于郝岩,更有点过分,是无下限地听话和宠她。

    程度嘛,就是为了解她馋,能够陪她坐两个时辰马车去吃上一顿,再坐两个时辰马车回家,最后挑灯处理没完成事务的那种……

    就是她们几个,也谁看颜飞卿都觉得嫉妒。

    当日被朱永霖逼得差点起了死意,又遭遇了抄家风波,最后还能柳暗花明,苦尽甘来,这造化,叫人不得不服。

    荣安最爱看颜飞卿甜甜的笑。

    她是知道颜飞卿前世结局的,被迫远嫁他乡还死得不明不白,眼下收获美满,命运彻底翻盘,这一切都能让她坚定那种改变命运的心念。

    荣安自己的命运何尝不是被翻转?可荣安常常会想,究竟是自己在改变命运,还是在顺应和回归星云口中她原本的命运?

    这个问题,一度让她凌乱。

    她找星云谈过,所谓的凤格凤命,真的存在吗?她时至今日依旧只能信个两三成。一直以来,她都更信自己。今生她得到的一切,分明都是靠自己一点点挣回来的啊!

    她有时觉得,所谓事在人为和天命所归,根本就是矛盾。

    可星云说,还有一种说法叫天人合一。天之道在于“始万物”,地之道在于“生万物”,而人之道则在于“成万物”!这不是矛盾,而是呼应和联系。天地之道在于生成,人之道在于实现……

    通俗说来,命再好,不管不顾不理会,一味挥霍,不做付出,再好的命也会被磨成寻常。相反,命格不好,但凭借自身努力和积极态度去改变和积累,一样可以改变气运,有很大可能会扭亏为盈,逆风翻盘。

    所谓天命,是个方向和指引,用的好,可以平步青云,可以化险为夷,但真正的成功,任何的突破和实现都还在人。

    ……

    荣安似懂非懂,但心头疑惑确实少了那么一些。

    管怎样才是正解,只要看到自己和好友亲人全都好好的,那就什么都值得!眼下努力去守护,才是她要做的。

    颜飞卿改变了命运,自己也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大伙儿都会变好的!

    所以每回看见颜飞卿幸福圆润的甜美脸,她都会跟着开心起来……

    心里这么一想,荣安挥手又让伙计上了碟山楂陈皮糕来。

    今日她们之所以出门凑热闹,就是想看看外界对元平入京的议论。

    对面就有一桌正在说着张洪芳的种种。这位已故将军在民间风评确实很好,抗敌故事最能激励、鼓舞和带动人心,所以有着辉煌过去的张洪芳故事还被说书的广为引用。

    而由着元平入京,这位将军再次为人津津乐道。

    “她倒果然有些手段。”陶云笑。

    “我的预估不错。”荣安咬了口灌汤包,鲜是鲜,但有点腻,不是她喜欢的。

    嗯,还是自己碗里的鸡汤小馄饨好吃。吃下去胃里暖融融。

    颜飞卿刚从荣安碗里抢了几只小馄饨,压根没听懂两人说什么。

    她的胃口最近确实古怪,荣安和陶云都不喜欢的这灌汤包她都能一口气吃十只,还不饱。以前她的胃口,最多三只就顶天了。这会儿的她,吃完一屉还想要对面荣安的小馄饨。

    “我们的意思是,昨日车队才入京,众人关注点都在那一车车的聘礼和朱永泽身上,知晓元平入京之人,除了南城门守军和那附近的百姓,其实并不多。朝廷和皇室又没宣布,也没特意为元平办宴,只一天的功夫,还不至于传得满京城皆知。”

    她们三人是在城北一家普通馆子。来这儿用餐的并不是达官贵人,上层人士,就是普通百姓。

    “所以,是元平自我宣扬,弄了个人尽皆知。因此我们说她本事不小。”

    “是为了给朱永泽压力?”颜飞卿懂了。

    “是啊!大伙儿都看着,朱永泽要负了她,得被骂死。”荣安哈哈笑。“但甚合我意!”

    这是个引子,也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什么?”颜飞卿问到。

    “第二步,朱永泽啊!”荣安看看日头,这会儿的朱永泽应该入宫了。“咱们先拭目以待,看看慈宁宫的状况。”

    ……

    n.
如果您觉得《我家皇后又作妖》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25_25666/】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