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宋时雪 > 第四十九章 相得益彰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蹄蹄踏踏。。。蹄蹄踏踏。。。”

    泉州城内,泉州知州李三坚的宅邸前的一条街官道之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蹄声阵阵,由远及近,声音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从而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李三坚的宅邸为官舍,周围是禁止骑马奔驰的,特别到了深夜,更是严禁骑马的,不过一件事情除外,那就是紧急军情或政事。

    片刻间,两名骑士就纵马奔到了李三坚的宅邸之前。

    两名骑士一个身穿官袍,一个是穿着吏服。一官一吏来到李三坚的宅邸之前,均翻身下马,吏员随后叩响了大门之上的门环。

    “当。。。当。。。当。。。”门环撞击大门之上的铁皮发出的声响,在寂静的深夜之中同样清晰可闻,同时声音也是传出去很远。

    附近被惊扰的一些房屋之中还出现了油灯的亮光。

    “轻点,轻点,惊扰了老夫人、少爷,拿尔等是问,何人深夜来此?”片刻后,大门打开,一名披着外衫的门子打开了大门,没好气的问道。

    “劳烦通禀府尊相公,南安县急件。”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李三坚宅邸门子虽为一名奴仆,还是地位较为低下的仆从,但此名官员还是对其恭敬有礼,不敢造次。

    原因是不言而喻的,此名门子的主人为泉州一州之尊。

    “请官爷稍候、歇息,小的这就去。”门子听闻南安县急件,也不敢怠慢,接过官员手中的急件就奔进宅内,并叩响了宅内的第二道门。

    门子是无法直接见到李三坚的,需一级一级、一门一门的传递,急件最后是由少夫人蔡绒雪的贴身侍女送达李三坚手中。

    。。。。。。。。。

    “当。。。当。。。当。。。”

    “嗵。。。嗵,。。嗵。。。”

    在泉州州衙官吏叩响府尊宅邸大门之前,少夫人蔡绒雪所居住的阁楼之内,忽然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敲击之声,似乎是有人在往墙上钉什么物件。。。

    “阿哥。。。阿哥。。。你在干什么呀?”蔡绒雪的一间居室之内,衣衫不整的王雯差异的看着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李三坚问道。

    屋内同样衣冠不整的蔡绒雪倒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不禁掩口偷笑。

    李三坚以夫威、夫权逼迫蔡绒雪将王雯劝来,欲行云雨双渡之事。

    蔡绒雪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王雯“逼迫”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阁楼,可李三坚在一通肆意轻薄、上下其手之后,居然丢下两女,不知道从哪里寻来几块木板与钉锤,并在屋内忙碌了起来,使得王雯是纳闷异常。

    “妥了!”李三坚不理王雯,看着自己钉在木窗之上的“杰作”自言自语道。

    这下安全了,李三坚心中暗道,这下可再也不怕“窗中飞人”。。。

    “咦。。。难看死了。。。”王雯裹紧自己身上的衣裙,走到李三坚身边,与李三坚一同“欣赏”窗户之上的“杰作”,一边不满的说道:“好好的木窗,为什么要钉上木板啊?怪难看的,还不通风,还看不到海了,闻不到海风了。。。”

    “哈哈,闻不到海风总比‘窗中飞人’强。”李三坚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窗中飞人’?”王雯闻言怔怔的看着李三坚问道:“这是什么呀?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点啊?”

    “这就是‘床中飞人’。。。”李三坚哈哈大笑,将满脸疑惑之色的王雯拦腰抱了起来,并在王雯的惊呼声中,将王雯扔到了软床之上。

    “两位夫人,我来了!”李三坚随后大吼一声,一个虎扑,飞身而起,就向床上的,满脸惊慌之色的两名娇妻扑去。。。

    “嘭。。。嘭。。。嘭。。。”

    正在此时,厢房之门忽然被人敲响,且敲得是惊天动地的,似乎是有什么紧急之事。

    “少爷,少夫人,急件,急件,南安县急件!”与此同时,门外传来蔡绒雪的贴身侍女小芹的声音。

    “十万火急!”小芹末了还加了一句。

    而此时李三坚正飞在了半空之中,忽然被人惊扰,顿时气泻,身子还未飞到目的地,就“扑通”一声就落在了床下。。。差点还碰到了床沿。。。

    “啊。。。。!”李三坚的两位娇妻同时发出一声尖叫,慌忙跳下了床,前去查看被“击落”夫君的死活。。。

    “去开门,急件拿进来吧。”被摔得七晕八素的李三坚在两位娇妻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有气无力的吩咐两女道。

    此时的李三坚想哭都哭不出来了,所谓好事多磨,可自己的好事是磨了一遍又一遍,还是。。。

    李三坚真想指天骂娘,为何苍天如此不公?

    每每到关键时刻,总是有人或事打扰,是防窗防不住门啊,李三坚心中哀叹道。

    王雯闻言,就不顾自己身上衣衫不整的,打开了房门。

    反正房中之事,对于贴身侍女来说不是事,她们早已是见惯不惊了。

    “南安县两处河堤决堤,下官南安县知县杨正,正率人修堤堵洪,然洪水滔天,下官力有不逮,望府尊相公差人援助南安县。”云南

    李三坚读完南安县的急报之后,喃喃自语道:“不是早就命晋江县掘堤泄洪了吗?为何南安县仍是决堤两处?”

    在连日大雨,河水暴涨的情况之下,河堤忽然决堤,在猝不及防之下,将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奔泻的洪水不但会淹了大片良田,甚至还会冲垮房屋,同时还会使人员、财物等蒙受巨大损失,可谓是不堪设想。

    “快取我的袍服来。”李三坚不及细想,吩咐蔡绒雪、王雯道。

    此时李三坚必须立即赶到南安县,否则后果难料。

    “二娘、芹儿,你们去取官人的官袍,奴家服侍官人更衣。”蔡绒雪又岂能看不出此时事态紧急,于是连连吩咐王雯、芹儿道。

    王雯、芹儿应了一声,就飞快的自外屋取过李三坚的官帽、官袍、官靴等,随后就跑进了里屋。

    此时李三坚与蔡绒雪一齐已经脱下了李三坚身上的家居服。

    “芹儿,你去吩咐翟六于宅外传令,命山魁、许彪立即点齐一百兵卒,全部配备官马,于宅外候命,记住,要快,快去吧。”李三坚在蔡绒雪、王雯的服侍之下,边换衣服边焦急的连连吩咐道。

    山魁与许彪分别为泉州马、步军都头,手下各有一百余的兵马。

    山魁、许彪这几日均是住在泉州城内的军营之中,因此召集兵马是较为方便快捷的。

    宋之官袍里三层、外三层的,穿戴起来是异常麻烦的,耗时较久,而李三坚不得不着官袍。

    值此关键时刻,李三坚必须以官袍或官印慑众,原因就是泉州,特别是县、镇、乡大部分官吏或百姓是不认识李三坚的。

    “官人阿哥,这大半夜的,你可一定要当心啊。”王雯边帮着李三坚更衣,一边不无担心的说道。

    “啊?。。。无碍,无碍,雯儿你放心,还能有什么事?”正想着决堤之事的李三坚,半响才回答道:“你不是听到了吗?官人我身边还有百余兵卒呢,还怕什么?”

    其实李三坚是在故作轻松,以免引起自己两名爱妻的担忧,还有就是母亲符二娘过后知道会也会担心的。

    李三坚带人一头钻进洪水之中,是极度危险的。

    “官人。。。”蔡绒雪轻轻的摸了摸已穿上身的绯色官袍后,低声哽咽的说道:“官人你回家,连个觉都没睡,就要出去了。。。”

    何止是睡觉啊?李三坚心中暗叹道,简直是一言难尽。。。

    “无妨,无妨。”李三坚伸开双臂,将两名娇妻搂在怀里后笑道:“不就是睡觉吗?待南安县事了,再回来补觉不迟,不过到时候。。。嗯?”

    “到时候奴家与二娘一定好好伺候官人!”蔡绒雪与王雯一起点头道。

    “如此甚妙!”李三坚哈哈大笑着在两名娇妻的粉脸之上各亲了一口,随后对蔡绒雪说道:“明日再将此事告诉娘亲。”

    “妾身知道。”蔡绒雪应道。

    穿戴整齐的李三坚闻言点点头,大踏步的走出了蔡绒雪的厢房,可怎料一出门就撞上了母亲符二娘。。。

    “娘,你怎么起来了?”李三坚见状愕然问道。

    “坚儿,南安县之事,为娘已经听翟老说过了,快去吧,你当心点,还有就是能够多救些百姓就尽量多救些罢。”

    你们闹腾了一晚上了,差点将李氏宅邸屋顶给掀了,我还不知道?符二娘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

    “孩儿遵命!”李三坚点点头。

    。。。。。。。。。。

    “吾等叩见李府尊!”

    李三坚走出宅门之时,山魁、许彪已经点齐了一百兵马,聚集在了宅邸之外,同时点燃了无数火把,人喊马嘶的。

    众人见李三坚走出了宅门,一齐施礼道。

    “上马,前往南安县!”李三坚看了一眼山魁、许彪等人一眼后,挥手下令道。

    李三坚随后翻身上马,可踩马镫之时,一个脚滑,差点栽倒在地。

    山魁、许彪等人见状慌忙将李三坚扶上了马鞍。

    这是怎么了?山魁、许彪等人心中暗暗纳闷,平日里上马上得挺麻利的,为何此时脚如此的软?难道是一夜纵欲的缘故。

    可看起来不像啊,众人心中又是暗道,一脸的欲求不满的模样。。。

    赵佶是因为丧期,不敢大肆纳妃、纵欲,而李三坚是家有娇妻,却。。。

    君臣二人是各欲各的,是相得益彰。。。
如果您觉得《宋时雪》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22_22108/】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