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麻衣相师 > 第1317章 子时月光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二姑娘性子急:“什么事儿啊?”

    还能是什么事儿,老头儿做实验那事儿,让人知道了呗!

    果然,老头儿叹了口气:“古人说的对,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可好巧不巧,怎么偏在那个时候呢?所以说,冥冥中万事注定……”

    那个圈子的作用,其实跟凸透镜的原理一样——料想小时候大家都做过实验,凸透镜能把光聚拢成了一个光点,而光点能燃烧纸张。

    这个圈子同理,但是它产出来的,是帝流浆。

    所以,这东西对光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最好的光,是今年七月十五子时的月光。

    六十年轮一次,也不是谁都能碰上的,再说了,那是天气多变的七月,谁说得那个时候月亮会不会被云给遮盖住呢?

    那是老头儿最后的希望了——不,应该说那是程星河最后的希望了。

    可谁知道,就在那天之前,那个涅槃圈就给丢了。

    二姑娘又急了:“这么大的本事,不是轻轻松松就找回来了吗?反正,我小时候藏点东西,我们家老头儿总能找到。”

    “嘿,丫头,我可不比他池老怪物怂。”齐老头子的胜负欲挺强烈:“是盯上我的那个家伙,用了阴招——尸蛔,正克涅槃圈,尸蛔要是把涅槃圈给吞下去,那谁也找不到。”

    原来如此——如果把涅槃圈比喻成一个夜明珠,人能靠着它发出的微光找到它,可要是用黑布把它密密麻麻缠住,那谁还能找到?

    尸蛔性属阴,再藏在女人的肚子里面,那就是双保险,更难以找到了。

    郝秋薇纯属是被人当枪使了。

    程星河跟我一对眼,看向齐老头子:“别找借口了——蒙蒙别人算了,蒙不过我们,可是十二天阶,哪怕难找,能找不到?我看,是想将计就计吧?”

    齐老头子一瞪眼:“,什么意思?”

    “非要我说明白?”程星河嘴角一斜:“跟讨债人约好了,让他们到时候来取东西,本来就想赖账不还,丢了就更有理由了,索性装死,让那帮讨债的人财两空,是不是?”

    二姑娘恍然大悟:“难怪人人都说,现在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齐老爷子这就没话说了,半晌才说道:“反正嘴长在们身上,爱说什么说什么。”

    “什么叫嘴长我们身上,我们是没嘴硬,”程星河接着就说道:“告诉我,讨债的不可能把这个东西白借给,是不是?借房子要租金呢,那么好的东西,租金是什么?”

    齐老爷子乐了乐,举起了两根修长的手指头。

    程星河一瞪眼:“个老败家的——两处房?”

    齐老爷子摇了摇:“两年——借用涅槃圈,要我为他们,做两年的事儿。”

    程星河一下急了眼:“卖命呢?”

    未必——我看,齐老爷子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才答应的那么痛快。

    不愧风水界老流氓。

    齐老爷子察言观色的本领极强,显然看出我是怎么想的了,嘿嘿一乐:“这小子聪明——有点我的风范。”

    我这辈子可没有过赖账的打算。

    而齐老爷子直摇头:“做咱们这一行,莫要死板——这个功德,东边不亮西边亮,南边破了北边补,这孩子脑子好使,就是不开窍……”

    其实我明白,他说的,正是大多数行内人做的——哪怕做几件亏心事怎么了,上其他地方积攒点功德不就得了。

    可我不想亏心。

    程星河把他脑袋推一边去了:“得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常人谁不讲究诚信口碑,还希望那个名声后继有人怎么着?说起来,这算盘打的倒是精刮上算。”

    是啊,对齐老爷子来说——他一早就把涅槃圈的风声放出去了,人人都当这是个好宝贝,他一“死”,当然是要来争抢的,讨债的来收债,也对他来说,正好是狗咬狗一嘴毛,他静观其变不说,这地方一乱,很多东西就会现出原形,八成,他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盗取涅槃圈的真凶给找出来。

    要不是那个把主意打在棺材上的主儿,他现在还在棺材里躺着呢——难怪下了死命令,说开棺有祸。

    程星河就问他:“装死这事儿,齐雁和帮的?”

    齐老头子把胳膊往腋下一夹:“也不算,不过那小子挺听话的。”

    齐雁和也不傻,八成也早知道他玩儿的什么花活了。

    程星河跟看问题儿童一样的看着齐老头子:“那说,现在那个偷圈子的真凶,找到了没有?”

    齐老头子一摊手,无辜的说道:“我这不是正找着呢嘛,没找到,们就来了。”

    看他这表情还挺遗憾的。

    我就把郝秋薇的事儿给说了一遍。

    也不知道郝秋薇跟他什么深仇大恨。

    结果齐老头子皱起了眉头:“是郝秋薇……这小姑娘不是摆果盘的吗?平时我待她不薄啊!上次的墨西哥瓜子,我还匀给她半袋呢!”

    奇怪,齐老头子并不知道郝秋薇跟他什么恩怨?

    那就只能等着白藿香把她给救回来再问了。

    二姑娘盯着鸡飞狗跳的灵堂,叹了口气:“要做实验就做实验,为什么不把那些行尸给处理了?弄的这么鸡飞狗跳的。”

    齐老头子苦笑了一声:“当我不想处理?”

    我一愣,难不成——帝流浆虽然没成功,却有了其他的功效,那些试验品,“死”不了,没法处理?

    齐老爷子抄着手往下看,摇头晃脑做出一副很慈悲的样子:“造孽哟……看那几个武先生,技到用时方恨少……”

    “这些怪物不都制造出来的吗?”

    “可我封的挺严实的,是他们自己挖出来的啊!”齐老头子事不关己的说道:“好比我上了厕所,冲了马桶,仁至义尽!可他们非把下水道凿开,这赖我呀?”

    接着,看的更来劲了:“我非得看看,那个家贼是哪一个……”

    “这还用看?”程星河忍不住鼻子眼儿出气儿:“说,偷偷摸摸做的这事儿,还告诉谁了?”

    齐老头子无辜的说道:“我没告诉别人啊!我早跟说,男人的嘴,严了不后悔……”

    不愧是名宿,我们刚要刮目相看,齐老头子就开始掰手指头:“夏家的小杨柳——她老来给我研墨,白河甸子的邓丽丽,她做的青团子好吃……”

    好家伙,的嘴严在哪儿了?

    而且,这个岁数了,红颜知己不少啊!

    得了,这口风泄的太多,确实不知道从何查起。

    眼瞅着满地的白菊黄菊碎了一地,甚至他的遗照也被扫在了地上,四处一片狼藉——估摸着,谁看见自己的葬礼成了这样,都不会舒服吧。

    齐老头子例外——相反,还一直保持着饶有兴致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他这次装死,不是一石二鸟,而是一石连环鸟。

    正这个时候,“哄”的一声巨响,一个庞然大物进来了。

    那东西一进,尸气味道重了好几倍。

    这玩意儿厉害啊!

    那东西一抬手,我就看见他身侧的鲜花猛然枯萎——比之前的低配无极尸还猛。

    有几个想在长辈面前的露脸的小武先生见状,冲着那玩意儿就蹿了过去,那几个长辈想拦着,没拦住,眼瞅着那就一个小辈刚一窜,手上的赶尸鞭醒尸铃“咣”的一声就全碎了,人不甘心,还想撞,可身体不受控制就坠在了地上。

    低头一看愣住了——手腕,脚尖,都跟刚才枯萎的鲜花一样,没了生气,动不了了。

    这东西尸气太重了,逮着什么染什么。

    这下所有的先生都直了眼,有几个直跺脚:“这是尸王——罗大先生要是在就好了!”

    尸王是行尸里的霸主,比旱魃还罕见——特点,就是尸气浓重猛烈,粘谁谁倒霉,趁着人被尸气污染,它就会去吃生人气。

    “是啊,万佛堂的罗大先生,专镇行尸,想必,也只有罗大先生,有这个本事!”

    万佛堂是武先生之中比较出名的一门,据说他们不跟传统武先生一样打打杀杀,而是对邪祟进行感化超度业务,堂里人人都有佛心,这才被称为万佛堂的。

    “是啊,”程星河忽然回过神来:“罗大花脸跟关系不错,死了,他怎么不来?”

    齐老头子下巴一歪,指着那个尸王,若无其事的说道:“哦,这就是罗大花脸。”

    我们一下全被镇住了,啥,罗大花脸——也成了的试验品了?

    齐老头子说道:“们什么眼神,看霸王龙呢?罗大花脸说是一颗佛心,超度万物,其实他肚子里几根花花肠子,我能不知道吗?不光养活尸,干恶事,吃不该吃的东西,上次还把主意打我这来了——听说我病了,想弄死我抢涅槃圈,我不收拾他,留着他给我上坟啊?”

    说着一笑:“苍蝇撞上蜘蛛网,怪不得别人。看着吧,马大花脸这个尸王,是帝流浆试验品里最难对付的一个,我倒是要看看,谁有这个本事。”

    果然,那几个沾染了尸气的小辈无疑杀鸡儆猴,身边的先生,全退开了。

    罗大花脸变成的尸王并不甘心,这会儿看着一个胆子小的武先生连跑都没跑动,吓的缩在了地上,立马奔着那个武先生就抓了过去,可一个身影,一下就挡在了那个人面前。

    看清楚了那个救人的是谁,我却皱起了眉头。
如果您觉得《麻衣相师》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s://m.dijiuzww.net/10_10028/】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