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设计部的小钢炮 > 第八十六章 公司是我家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本站:.“你果然在这里。”吴萧进来阳台,看她纸上的画。“在想提案的事?”

    叶朝繁嗯了声。“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吴萧坐她对面,一脸这用猜的表情。“夏小姐来了,她肯定会去找陈总,你肯定也不想跟他们呆一块。”

    “这么肯定?”叶朝繁讲:“不是不想,是我要做事情,师傅他们要谈正事。”

    “那夏小姐根本就不是想做什么新品牌,不过是想找个接近陈总的借口。”

    “这是她的事,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她就是陈总的初恋,对吧?”

    叶朝繁点了点头,继续在本子上画。

    她画的不是跟项目相关的,是她前面一朵开得正艳的小玫瑰花。

    吴萧看她心事重重的脸和她笔下的花,转身将身后的花摘下来送到她面前。

    叶朝繁看到花一怔,抬头看他。

    吴萧靠近她,望进她水波潋滟的眼里。“我发现你对喜欢的东西很专注,导致对别人传递给你的信息感知度极底。”

    “可能吧。”

    “我喜欢你很久了。”

    “啊?”

    “我就知道。”吴萧将花又推近她些,笑着讲:“朝繁,做我女朋友吧?”

    叶朝繁看阳光下朝气蓬勃笑容灿烂的大男孩,惊讶到无以言语。“然、然后我要说什么?”“不对,我是说怎么会这样?”

    “怎么不会这样?”吴萧撑着脑袋看她。“你有我喜欢的一切东西,我已经找不出你身上任何缺点,所以我想必须要将这件事告诉你。”“我已经很久没有过像这样即使只是看着一个人也开心满足的时刻了。”

    叶朝繁手足无措,不知要怎么回答。“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时刻,但我得进去干活了。”

    吴萧一把抓住她手。“嗨,别这么紧张好吗?我们都是大人了,坐下来聊聊好吗?”

    “我不知道应该要聊些什么。”

    “聊什么都可以。你也可以接受或拒绝我。”

    “那我拒绝你。”

    “这么干脆吗?”吴萧拉了拉她的手。“如果我接受你的拒绝,你愿意坐下来吗?”

    叶朝繁看他,又看边上的椅子,谨慎的坐下来。

    吴萧瞧她反应笑着问:“你没被人表过白吗?”

    叶朝繁没回答。

    “不可能,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校园一定大有人追。”“跟我说说话吧,你这样我会很尴尬。”

    “我……我人缘不太好。”

    “不会啊,我看同事们都挺喜欢你的。”

    “小时候比较变态吧。”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吴萧兴致勃勃的问:“怎么个变态法?是喜欢打架还是喜欢打小报告?”

    叶朝繁想了许久,用了个比较贴切文雅的词。“不爱搭理人。”

    “那是高冷,在同学眼中是很酷的。”

    “我不知道,我也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所以肯定是有很多男同学喜欢你,只是他们不敢告白,怕被你拒绝。”吴萧好奇。“你该不会还没谈过恋爱吧?”

    “有一个。”

    “后来呢?为什么分的手?”

    叶朝繁望着他,不想把事情告诉他,只讲:“对方自杀未遂。”

    吴萧哧一下笑起来。“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

    叶朝繁:……

    “很好笑吗?”

    见她一脸严肃,吴萧连忙收敛起来,跟她解释。“我没其它意思,就是在想如果我跟你谈恋爱会是什么下场。”

    “不用想。”叶朝繁认真讲:“这个假设不会成立。”

    吴萧听到这话失落难过是有,但他也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朝繁,你有向人表白过吗?”

    “有。”在心里。

    “是陈总吗?”

    叶朝繁握着笔讲:“我们出来太久了。”

    “陈总和夏小姐还没谈完,你这个时候回去做什么?”

    “工作。”

    吴萧叹了口气,把花放她手里。“陈总找了夏小姐十四年。十四年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她充斥着陈总整个少年和青年期,现在陈总从单恋到两相情愿,并且又是这么的门当户对。朝繁,有句话叫及时止损。”

    叶朝繁看花,又看对面的吴萧。“你多虑了,他是我师傅。在他没有说我可以毕业时,我会一直呆在他身边学习。”

    “你的眼睛可以骗过别人,你的大脑可以控制自己,所以只有你的心最清楚实际情况。”吴萧看被她紧攥着的笔,自嘲却像是无奈的讲:“我忘记你是个固执的艺术家,可以连自己的心也骗过。”

    “有什么不同吗?”

    吴萧答非所问的讲:“刚好我也是。”

    叶朝繁望着他,戒备着。

    “真好奇那个曾经进入你世界的前男友是个什么样的人。能突破你的层层防御,他一定是位勇士。”

    叶朝繁想说什么。

    吴萧接着摇头讲:“可惜他最后还是为你自杀未遂,看来他也没有多强大。”

    “我们真的该回去工作了。”叶朝繁起身,示意了下手里的花。“下次别摘了,人事会说。”

    看她逃也般的走掉,吴萧深吸了口气,看头顶的蓝天,喃喃自语的讲:“这下应该约吃饭都没戏了。”

    吴萧想到她那个恋人,他决定包下个花园,天天给她送花。

    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不撞南墙不回头。

    撞了南墙也不回。

    叶朝繁是真被吴萧吓到了。匆匆忙忙进到办公室,就听到夏薇动听的笑声。

    她没看和陈简之说笑的夏薇,回到位置就戴上耳塞,然后专心画自己的图。

    陈简之看了下叶朝繁,对夏薇讲:“李组长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去会议室吧。”

    “好。”夏薇起来,看到叶朝繁就讲:“小繁,你要不要一起参加会议?”

    叶朝繁装没听到,并暗骂句傻逼。

    她自己的项目都没搞定,哪有那个外国时间参加你的提案会议?

    夏薇还想再说。

    陈简之讲:“夏小姐,别骚扰我的员工,你让她专心做事。”

    “好吧。”夏薇和他出去。“说起来小繁一直都是这么认真。”

    “是吗?她小时是不是特奇怪?”

    “何止是奇怪,简止就跟外星人差不多……”

    叶朝繁咬牙。外你妈,别以为我以前打过你你就可以在师傅面前告状,惹毛了我现在照样打!

    愤愤的叶朝繁在把纸戳破后,将那张撕下来揉成团扔垃圾桶,就像把讨厌的人一并扔进去般用力。

    “组长,喝奶茶吗?”刘程程探头,提着纸袋问门里边的上司。

    叶朝繁想了下。“哪来的奶茶?”

    “夏小姐请的。”

    “不喝。”

    “那我帮你处理了哦。”

    “等等。”叶朝繁讲:“拿进来,放我桌上最显眼的位置。”

    刘程程不明所以,还是拿进去,把奶茶放她的电脑旁边。

    叶朝繁骂她。“你猪啊,夏小姐请的奶茶,当然要放在她最显眼的地方。”

    “组长,你嘴边都长泡了,快喝口奶茶消消火。”

    “奶茶哪里能消火,高热量的东西。”

    “它是冰的。”

    叶朝繁瞪着她。

    刘程程把吸管帮她插好,又把奶茶送到她嘴边。

    叶朝繁无语,最后还是咬着吸管喝了口。

    别说,这冰奶茶喝进去凉了一路,气也没那么大了。

    叶朝繁接了奶茶。“下次夏小姐再请,就让她请全公司的。”

    “组长,她就是请全公司的,连三十五、三十四楼都有。”

    万恶的资本家!

    “那以后就不要了,说组长会请,知道吗?”

    刘程程小心翼翼的问:“组长,你是不是对夏小姐有意见?”

    叶朝繁讲:“小时候我们是死对头。”

    “原来如此。组长,我下次知道怎么做了。”

    “好样的,这次的提案你不用管了,帮我做两张图……”

    刘程程因着知道组长和这位想泡她们陈总的夏小姐有过节,几乎是一有关于她的风吹草动就跟叶朝繁报备。

    叶朝繁在知道那夏薇请四组全部人吃饭后,安安心心留在公司加班。

    她请吃饭肯定是提案有了好消息,这个时候她一定会找借口拉上陈简之,如此办公室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叶朝繁脱了鞋,把椅子搬到落地窗前,就把速写本和笔搬来。

    她坐在地上趴在椅子上转了会儿笔,便去把桌底下的画筒拿来。

    把画倒出来,叶朝繁将它摊开椅子上,摸着下巴瞅它。

    现在陈简之很少会点评她的作业。他虽然不作评价,但他每次都会看。有时是扫一眼,有时会多看两眼。叶朝繁只能从他看的时间长短来知道画的好坏。

    叶朝繁换了个姿势,还是没看出其它新的感悟后将它扔一边,开始想项目的事。

    按陈简之的提示总结,那就是教书育人、不忘初心和美好回忆,以及名留青史。

    叶朝繁将这些关键词都写在本子上,然后不断将思维扩大。

    很快,她一页速写纸上就写的满满当当,但最丰富的还是她脑袋里的想法。

    当被打回无数稿,组员们崩溃时,她终于有了满意的想法,这感觉真是……连加班都能哼起歌来的那种快乐。

    叶朝繁没有急,拿出小刀细致的削被自己写完的2b铅笔,侧头看到地上的画时忽然怔住。

    那画还是她原来的画,只是当隔壁大楼的加班灯光透过玻璃照到它上面,有种迥异连绵的色彩。

    不知道是光晕的原因还是视角的原因,总之叶朝繁看到的是另一种与她刻意分界完全不相同的色彩。

    叶朝繁看了许久的画,又抬头对面大楼和周边的灯光。

    “也许是光改变的颜色。”叶朝繁站起来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画。

    她看着手里的画,忽然有了新的大胆想法。

    “你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吗?”

    想得正兴奋的叶朝繁一惊,转头看回来的陈简之。“你……你没去庆祝?”

    陈简之双手揣口袋里,打量地上的纸和笔,望拿着画的叶朝繁讲:“我要去了,就看不到这样的事了吧?”说着他目光落她光着的脚上。

    叶朝繁往后退了步,动了动脚丫,心虚的理直气壮讲:“公司是我家,我爱咱样咱样。”

    “那你也太不生份了。”陈简之过去,看她速写本上的东西。“在家灵感好些?”

    叶朝繁望着他,不敢点头。万一他说既然如此,以后天天留下来加班怎么办?

    不想把人生奉献给公司的叶朝繁,反问他。“师傅,你是忘记带东西了吗?”

    陈简之没再逗她。“没去。”

    “为什么?”

    “没为什么,有些应酬我可以选择不去。”

    叶朝繁趁他转身的时候,迅速将笔和捡起来,想溜回座位穿鞋的时候被他喊住。

    陈简之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打量她。“这是你家,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现在你回来了,怎么都不舒服。

    叶朝繁僵硬的转身,见他在笑,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过去,借由桌子挡着她脚。“师傅,我刚看到这画有些新想法。”

    陈简之没看她的画,望着她澈亮的眼睛讲:“你以前打过夏薇?”

    叶朝繁一怔,吊起心来。“怎、怎么,你想替她讨回来。”

    “要讨也是她自己讨。我是好奇原来我徒弟还有这么狂野的一面。”

    “不知道的多去了,我不可能每一件事都告诉你。”

    “但你的朋友会。”

    “我说了我在孤儿院里没有朋友!”

    陈简之坐起来,离她近了些。“为什么?”

    叶朝繁皱眉。“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这跟现在的我有什么关系吗?”

    陈简之沉默半响。“没关系,只是想更了解你。”

    “那么师傅,十四年前的事是否真的对你那么重要?”

    “是。”

    “就算是我喜欢你,也不能改变什么是吗?”

    忽然听到这话陈简之呼吸一窒。

    叶朝繁也屏住呼吸。

    陈简之良主后,紧张的如实讲:“它确实很重要……”但现在有比它更重要的东西。

    不等他说完,叶朝繁拿了画便走。

    陈简之望着她背影,没有将话说完,也没有挽留。他在她离开办公室后一把将桌上的东西扫落。

    这时宋祁进来,看到地上的情况惊讶讲:“简之,你这里是被人打劫了吗?”

    “滚出去!”

    “我是很想滚,但老付想跟你谈谈。”

    “出去!”

    宋祁耸肩。“好吧,我话传到了,再见。”

    他走后,办公室再次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陈简之坐了许久后,还是起身整理衣着,去付强的办公室。

    **

    叶朝繁没有极端的愤怒,她最好的宣泄图径是绘画,而且她也没有很生气。

    她像吴萧一样,可能是也早就知道答案。再者,她有什么好生气的?自己拒绝吴萧时,他不还是跟自己聊了那么多吗?

    回到家里,叶朝繁架起画板,拿起画笔,潜心将之前看到的东西画下来。

    可能是在家里,又或者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叶朝繁没有一次分神,等她画完收笔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

    叶朝繁很累,她看着自己的画却很满足。

    老天是公平的。

    你拒绝别人,别人也会拒绝你。

    而当你伤心难过时,它又总会给予你些什么。

    叶朝繁收拾好画具,倒床上睡。

    她这觉睡的可一点不像表白失败的人,她若不是被热醒,说不定能直接睡到晚上。

    叶朝繁睁开眼睛看刺眼的太阳,没有急。

    倒是放在书房的手机很急切的响了一遍又一遍。

    叶朝繁磨蹭的过去接。

    刘程程听到她的声音就重重松了口。“组长你没事就好!”

    叶朝繁打了个哈欠,看画板架上的画。“我能有什么事。说吧,你有什么事?”

    “我没事,就是你没来上班,陈总有些担心。”

    “我下午去公司。”

    “陈总……”

    “别跟我提他。就这样,挂了。”

    刘程程看面前的老板,冷汗一阵阵的。

    组长你是霸气,说完就摞摊子,我这可要怎么跟老板说啊!

    陈简之讲:“让她早点来,下午有会议。”

    “好的陈总!”[:]
如果您觉得《设计部的小钢炮》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9_9492/】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