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老板,算一卦? > 第二章 只要钱给够,我什么都能做到!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第二章 只要钱给够,我什么都能做到!
  还是那个天桥,还是那个位置。
  只不过月色换成了朝阳,身穿着灰扑扑衣服的小道士盘着腿,手肘抵在膝盖上撑着脑袋,打着哈欠一个劲儿的点头。
  他长得很好看。
  头发不长,顺贴的附在耳侧。脸很干净,娃娃脸上还透着点儿淡淡的粉红。溜圆的大眼睛此时轻轻磕着,两片长长的睫毛就像是两排刷子,在脸上透下了月牙似得阴影。
  面前行人匆匆,他也没打算要拦下来哪个。身前被石头压着四角的八卦图随风卷折,他也懒得去按,就这么放纵自己继续打着瞌睡。
  他名叫白忘川,是他师父取的。
  师父说是在忘川边儿上捡来的他,所以跟着自己姓,就叫了白忘川。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忘川在阴曹地府,不可能捡来个婴儿,所以他也从来没把师父的这个说辞当成真的。
  眼看朝阳慢慢上升,桥上来来往往的上班族也越行越少。白忘川终于打了个哈欠坐直了身子,又朝后面的护栏靠躺过去,看着远方地平线上金灿灿的太阳,像极了一只在阳光下偷懒的小猫。
  他身旁的灰布包里拱了一下,钻出来了一个真猫脑袋。
  四下看看确定没人,它才钻了出来,卧趴在了白忘川的怀里。
  这猫通体全黑,黑中还有些透红。一双莹黄色的眼睛左右看看,最后锁定在白忘川身上,抖了抖胡子,竟是口吐人言:“昨天那男的没给你打钱?”
  “没有,”白忘川微笑摇头。
  如葱般细嫩白皙的手指在身侧掐点了几下,他歪了歪脑袋:“他应该醒了,难道是隔壁床那大哥没让他看纸条吗?”
  黑猫打了个哈欠,直指原因:“我昨天就跟你说了,他就是不想理你。”
  白忘川拒绝承认:“难道是因为我卖萌卖的太到位,把他给吓到了?”
  黑猫再次指出:“是他不想理你。”
  “那这就奇了怪了,”白忘川伸手给猫抓了抓下巴,他说,“我都跟他说他有喜了,他一个大男人,他都不好奇一点儿吗?就算赖了我的符纸,好歹给我打个电话也行啊?还是说他本来就是个gay,正好想趁着这个机会、给他老公生个儿子?”
  黑猫用尾巴甩了他一下,别过脑袋:“他有没有对象,你昨天没看出来吗?”
  白忘川嘿嘿一笑:“面上缺桃花,还半点儿没有姻缘相。他母胎单身到了现在,我当然看得出来。”
  黑猫嘁了一声懒得理他。
  白忘川则是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撑着脑袋点着头,似乎就是要死等那个男人的出现了。
  当然,虽说看起来是这样,但其实也不尽然。
  主要还是因为在下山之前,他师父曾告诉他,可以摆摊做生意,但是做得都得是问心无愧的生意。所以来来往往这些人他不会关注、也不会阻拦。只有那种真的被不好的东西缠着的、比如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他才会开口阻止,让人掏点钱,他替人消灾。
  毕竟,他可不是那种半瓶子晃荡的骗子。
  但是拥有真材实料的白道爷表示,太耿直的唯一缺点就是,那些骗子吃好穿好,而他尚还在为今天的午饭发愁。
  又打了一会儿的瞌睡,他终于揉着肚子再次坐直了身子,随即深深叹了口气。
  黑猫不知道在他睡觉的时候跑哪儿去了,白忘川也不在意,手指在身侧掐了两下,突然就亮了眼睛,坐直了身子。
  此时,在桥的一侧,一个身穿白色T恤、淡粉色短裙的高中生模样少女走上了天桥。女孩儿长得不错,只是身子瘦的过分。一张小脸儿上愁云满布,就连走路的姿势也踉踉跄跄,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堵心的困难。
  白忘川扫了她一眼,就将视线转回了眼前。但一改之前懒懒散散的模样,反而一手掐诀,有模有样的低低念着最简单的几句清心咒文。
  原本低头走路的女孩儿听到声音,下意识往他这里看了一眼。在八卦图入眼的瞬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垂放在身侧的手捏了捏,又松了松。来来回回像是在心里揣量了无数次,才终于步子一转,直直朝白忘川的方向走了过来。
  目的达成,白忘川立刻就收了声音。
  抬了下眼睛,用一种“早知你来”的目光扫了那女孩一眼,他微笑道:“这位姑娘,看你头顶有雾,印堂不明,最近怕是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有什么需要贫道帮忙的?”
  女孩儿没有搭话。
  那双失了神的眼睛目光涣散的对着白忘川的方向,就像是一个已经断了线的木偶,良久才颤了颤嘴角的肌肉,用细小的让人几乎无法听清的声音,没头没脑的问道:“先生能帮我吗?”
  “帮是可以帮,就看你想让我怎么帮了,”白忘川倒是不在乎她这个提问。脸上的笑容不变,还渐渐有了点儿加深的趋势。他说,“符咒、法器,或者我收了摊子陪你走上一趟。价格在边儿上那板子写了,你可以先考虑一下。”
  他说着,用下巴给女孩儿示意了一下他眼前那张八卦图边儿上,立着的一块儿硬纸板牌子。
  女孩儿那双无神的眼睛动了一下,然后慢慢挪向了那块儿牌子——
  “符咒:100~500元/张
  法器:500~1500元/件
  如果有情况需要收摊帮忙,计费100元/小时,路费由客人承担,不与赊账”
  在看清楚牌子上的字后,她那双黑亮的眼睛里突然就亮了一丝光泽。似乎是在诧异于这个价格。
  白忘川见状,赶忙补充道:“虽然我价格收的比较高,但是我得跟你说清楚,我这是有真材实料的,如果你愿意、钱出够。不管是什么问题,我都绝对可以帮你解决到你希望的程度的。”
  他说着,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真诚。
  却怎么也没想到,那姑娘听他这么说,反而在沉默了片刻后,稍微散了些脸上的愁云,冲他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
  白忘川没理解这个微笑的含义。
  但是女孩儿也没跟他继续说什么,只是伸手指了指最上面的方向,她说:“给我一张符吧。”
  白忘川本来也没指望她会消费剩下两项,因而立刻就堆出了一脸笑容,伸手从之前猫爬出来的那个布包里摸出来了一张深黄色的符咒。
  女孩儿有些奇怪:“你不问我发生了什么,就直接给我符吗?”
  “没什么好问的,”白忘川摇摇头,一边将符咒递给她,一边随口一说似得跟着道,“不过就是个小鬼,主要被缠着的人还不是你,你只是被波及而已。这张符可以帮你挡着那小鬼,你贴身带着,洗澡沐浴的时候拿袋子装着也带在身边儿,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外,你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他说着,手中的符咒已经递到了女孩儿眼前。还跟着笑了一声,“一百块钱。”
  没想那姑娘从他说完上面儿那一番之后就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到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一样,呆呆的看着白忘川的双眼。
  没有说话。
  更没有伸手去接那符咒。
  白忘川歪着脑袋,抬手在她眼前晃晃。
  女孩儿立刻回神儿,猛的颤了一下身子,方才那种随意的似信非信的情绪也被认真和严肃替代。她从包里取了钱,一脸郑重的递给白忘川,换了符纸后,又鞠躬道谢。那模样认真的就像是在祭拜元始天尊似得,让白忘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好在姑娘也没再弄什么更隆重的谢礼,直起身收了符咒,她咬了咬唇道:“那……那个,大师,我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还可以再来找你吗?”
  “当然可以,”白忘川笑道,“至少在一个月内我会一直在这里摆摊,只要有问题,你随时都可以过来找我。”
  姑娘点头道谢。
  可她似乎是觉得白忘川这种联系方式不怎么保险,所以在离开之前,还是跟白忘川扫了个码,加了微信。
  这姑娘名叫楚素,微信头像就是她自己。
  白忘川看了一眼,等姑娘从桥的另一头走下去,他立刻就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低低笑道:“二黑回来,咱们有钱吃饭咯。”
  话音落下,那只原本还不知道去哪儿的黑猫突然就跳到了他的肩头。长长的尾巴勾了一下,它舔舔爪子:“赚了多少?”
  “一百块钱,够吃几天了,”白忘川向来是个容易满足的主儿,一边笑着,一边朝黑猫道,“而且她过几天还会带着别人来找我的,那生意大,到时候可别吓着你。”
  黑猫鼻子里哼出了一股名为“不屑”的暖流:“上次你说是‘大生意’的时候,咱们赚了八百块钱。”
  “八百还不够大?”白忘川一脸震惊,“你要知道,咱们平时一周可都赚不过来一百块钱呢。”
  黑猫趴在他肩头,冷冷的撂了评价:“你眼界太窄。”
  “可够活不就行了?”白忘川逗了下它的下巴,“钱财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要那么多……”
  “要那么多可以买你想要的游戏机,还有你昨天看了好久没钱买的新手机,还有……”
  黑猫一个劲儿的揭穿,并且在最后还不忘补充:“没本事赚钱就直说。唉,真是苦了我怎么跟了你了。”
  白忘川被他揭穿的哑口无言。
  过了好久,才捏了下猫尾巴算作报复。然后在转过街角的时候,视线一扫瞥过和他擦肩而过的一个短发女孩儿。
  微微眯了眯眼,他淡淡的自言自语了一声道:“最近这怎么了,鬼婴泛滥?”

如果您觉得《老板,算一卦?》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6_6779/】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