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阴缘福禄 > 第124章 赤魂尺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虞晨想到之前带秦华南去见朱槿瑜的事,对秦华南一直心生愧疚,当即应了秦华南,到了餐厅她才知,秦华南是替孟瑞冬约她的。

    虞晨这时才知,秦华南是孟瑞冬同父异母的弟弟。

    见虞晨一脸吃惊,孟瑞冬示意虞晨和秦华南坐下,点了菜后,一边与秦华南聊起家常,一边示意虞晨吃菜,而虞晨全程当了这两兄弟的听众。

    这顿饭虞晨吃得十分不是味,回到公寓时,薛良春已在她屋内。

    虞晨不悦地将拧起眉头,“谁让你随便进我家的!”

    薛良春一脸无辜,不过见虞晨好似有心事,就没同她计较。

    “孟瑞冬约你吃饭了?”薛良春开口说。

    虞晨知瞒不过他,噘起嘴说:“你只猜对了一半!”

    薛良春嘴角扬了扬:“哦,那另一半是什么?”

    “猜啊!”想到这人每回都用这样的语调调侃自己,此回她要原物奉还。

    薛良春揉揉酸疼的眉心:“一定跟秦华南脱不了关系!”

    “你怎么一猜就中!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是兄弟!”

    “不知道,我是听你说的!”薛良春大笑起。

    虞晨见自己被他绕了进去,气得直咂嘴。

    “对了,你师伯无机道长怎么样?”薛良春担心无机道长会中邪,毕竟附在孟瑞冬身上的那缕怨魂怨气很深,无机道长这一刀,怕是没这么简单。

    “应该没事了吧!我昨天还去看过他的!”

    虞晨回道。

    薛良春听闻,一把攥住虞晨的手说:“带我去见他!”

    虞晨瞪着他:“这么晚了,他会不会休息?”

    “不会,无机道长很喜欢熬夜!”

    “怎么听你说起来,好像很懂他似的!”虞晨眉头拧紧着。

    说话间,已被薛良春攥出公寓。

    薛良春自己驾着迈巴赫载着虞晨来到无机道长的住处。

    无机道长在K市租了间私房,也许他是算到自己要在这住一段时间,住旅馆又多有不便,便选择了私房。

    私房的条件并不好,但他是修行人,一切讲究从简。

    虞晨瞧着屋里还亮着灯,敲了敲门,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开门,虞晨只能对着门喊,依旧无人回应。

    虞晨想了想,摸出符咒,对着符咒喊了三声后,还真听到了无机道长的声音,“晨儿……别管我!”

    无机道长的声音非常虚弱,虞晨心瞬间提紧。

    薛良春栓查起私房附近,见地上留有乌鸦的爪印,料知无机道长是被那些怨灵抓了去,两手扣在嘴里打了个口哨,没一会诺天从黑夜中一跃而出。

    诺天此回现了真身,那大如象的身躯,和面如狮子的模样,让虞晨惊了惊。

    诺天以为虞晨是被自己的帅脸给吓到,朝虞晨晃晃头说:“晨晨姑娘,其实,我是一只食魂兽!这个,才是我的本貌!”

    扮乖猫小爷已经受够,打今天起,小爷要恢复本貌。

    薛良春也不知诺天抽得什么风,怎就忽然露出本貌,他本想训它不知低调的,可一想,它扮了这么久的猫,着实也够委屈的。

    拍了下诺天的头说:“寻着这里的气息去找无机道长!”

    虞晨这才拉回神,见诺天背上宽余着,开口说:“带上我!”

    诺天往虞晨身后望了望,居然没发现飞彤那只小狐狸,明显有些失望,它将身躯蹲下,让虞晨坐了上来,然后黑翅一张,朝天空飞去。

    虞晨起先还是坐在薛良春身后的,薛良春怕诺天一个急转身将她甩出去,身形一移到了虞晨身后。

    虞晨全副心事都在无机道长那里,倒是没同薛良春计较。

    “师伯他会不会有危险?”

    “去了就知道!”薛良春不敢多说,他怕说多了引得虞晨更加担心。

    两人一兽来到K市郊区的一座陵园,还没到陵园,就被陵园上方黑压压的乌鸦给惊了。

    这些乌鸦个个双眸生血,噬血淋淋的,一看就知被人控制着。

    “小心了,这些乌鸦身上有尸毒,别被它抓伤!”薛良春提醒虞晨。

    虞晨点头应他。

    诺天找了片空地落下,它又化为黑猫模样。

    它觉得对付这群乌鸦,用不到它的本貌,一只猫就能搞定。

    乌鸦呱呱直叫起,给原本就死气沉沉的陵园,越发添加恐怖的气氛。

    “师伯!”虞晨对着陵园喊了一声。

    忽然见一块墓碑上绑着个人,那人因为受伤,此时身躯正在瑟瑟发抖,虞晨一眼认出,是无机山人。

    虞晨朝无机山人跑去,却在要接近无机山人时,被空气中的血腥味给震住。

    无机山人手腕和脚腕各开了一道血口,四道血口同时往外放血,此时他因为失血,面色苍白的吓人。

    虞晨注视起那墓碑底下,发现那些血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用想也知,这墓里面住着一只吸血怪物。

    这只吸血怪物比起之前的那些丧尸来,还要可怕的。

    因着无机山人铲除了那么多丧尸,惹怒了这只吸血怪物,故而将无机山人擒来亲自处罚。

    虞晨早是怒不可抑。

    对着那墓碑念起咒语,她念的恰是那秘笈上的星云咒,这星云咒一启,漆黑的夜空中,涌现出一朵赤红色的云朵,那云朵如同地狱之火般赤烈,以毁天灭地之势,朝那墓碑涌来。

    薛良春被虞晨突如其来的招术给惊到,这招术,他只见那位神尊使过,眼下,虞晨忽然间就使出这样的招数,他料知,那位神尊早已出手。

    薛良春很是惊喜,他想,有那位神尊暗助,用不了多久,虞晨,不,应该称唤她神简恩,她一定能恢复。

    只是这星云咒一起,对虞晨来说是空有术而无功底,因为她是凭意识在驱使咒语的,这样一来只会伤及她自己。

    出手就是绝杀,不愧是那人的女儿,连同脾性都一个样。

    薛良春轻叹一声,将虚弱无力的虞晨给接住。

    “休息会,剩下的交给我!”

    薛良春说时朝那墓碑飞去。有了虞晨用星云咒打阵,那墓里的东西,早被熏出来。

    这是一只身大如山,浑身通红的食血怪。

    这怪物头上长着对尖锐的牛角,头形如鲨鱼头,身体细长如蛇。

    因为它身体通透,加上又刚食了血,稍稍一动,体内的鲜血普涌动着,怎么瞧着那通透的身体随时都要爆开一样。

    诺天曾在修罗洞附近见过这种食血怪,诺天认定,这是只外星生物,也不知谁这么缺德,将这只怪物给弄到地球上来?也难道K市会忽然多了这么多的丧尸。

    这只食血怪,除了喜欢食血以外,被它咬过的人会中毒,继而失去意识变成丧尸。

    但这食血怪也仅仅是只怪兽,它不懂得幻化,唯有受人控制才会攻击人。

    薛良春终于找到问题的根结,对诺天说:“这只异**给你!”

    诺天有许久不曾这样斗志昂扬,瞬间露出食魂兽本貌,龇牙咧嘴地对着食血怪。

    它的本体其实比之前看到的还要大,在这身大如山的外星怪兽面前毫无压力。

    两只猛兽相互撕咬着,方圆百里地动山摇,一片风沙走石。

    薛良春快速走到无机道长跟前,刚扶起无机道长,一柄匕首扎入薛良春心口处。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无机道人不见了,墓碑上出现一道虚虚的黑影。

    这黑影恰是之前附身上孟瑞冬身上的怨灵。

    那怨灵见刺中了薛良春,转首就朝虞晨走来。

    虞晨感觉身前阴风拂面,当即提高警惕,未等那怨灵靠近,手中绿光一闪,一只蛊虫已入怨灵体中。

    “什么鬼东西?”怨灵极不舒服地抖动身子,却找不到那只蛊虫的踪影。

    “别枉费心机,这是噬魂蛊,只要你再往前走三步,蛊毒立马发作!”虞晨警告怨灵。

    “吓唬我,没用的!”怨灵不相信自己会中蛊,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实体,没人能伤到他。

    虞晨唇角弯了弯:“不信,你往前走三步试试!”

    见虞晨一脸认真,怨灵愣在原地,虚无的身躯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虞晨记得薛良春说过,这人不是阿震,却不知为何身形跟阿震这么相像?

    虞晨趁怨灵犹豫间,朝薛良春走去。

    薛良春这会倒在地上,身躯持续在变冷。

    虞晨惊慌起,她一直知道他是只鬼,可他给她的印象又不像是只鬼,而眼前的他身体却在一点点冷去,眼看就要变成一具尸体。

    那把匕首扎入的地方正往外流着鲜绿色的血,这种血像某种植物的树汁,浓绸而又清香,可却含着股离别的凄楚。

    她不相信薛良春就这么死了,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护魂丹给他服下。

    护魂丹入口即化,薛良春像是被撑住了一口气,僵硬的身躯瞬间软回,他望着虞晨,有气无力地说:“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

    虞晨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在她眼里,这只魂渣子腹黑霸道而又无所不能,死,对于他来说,好像根本不存在的事。

    也许是她将他想得太强,可他终是个生命,有始便有终的生命,纵是强大如他,也有受伤消失的一天。

    虞晨忽然害怕起,眸里呛着泪说:“你不许死!你要是死了,我就立马找个人嫁了!气死你!”

    薛良春苦笑,“你怎么……这么狠心!”

    他一边说,一边嘴角继续往外流着绿色的血水。

    虞晨望着被他的染得一身绿盈盈的衣服,一度怀疑,他不是个人,而是棵树或者草,再不成就是朵花。

    薛良春又晕死过去,等诺天将那只食血怪吞食后赶来,看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幕。

    不是吧主人,你怎么也玩起金蝉脱壳!

    “发什么呆,还不带着本座的这具残体和阿晨离开!”薛良春的魂魄站在诺天身旁说。

    他的魂魄很轻薄,又被他使了障眼法,虞晨是根本瞧不见的。

    诺天因为同他结了血盟,与他有感应才能与他心里相通。

    诺天直为这位晨晨姑娘感到悲哀,遇上这位腹黑的主子,只能认命。

    “晨晨姑娘,我们走吧!”

    虞晨却像失了魂似的,两眼直直地盯着某处,她像是做了某种决定,贝齿咬了咬说:“你带他的尸体先走,我要留下手刃这只怨灵!”

    虞晨说时拔出插在薛良春手里的匕首,那匕首原本还有形的,可一到虚晨手里,像是遇到浓硫酸似的,瞬间化为灰烬。

    虞晨望着自己空空的两手,当即傻了眼。

    “傻丫头!那是用怨气凝化的,当然无实体!用这个吧!”

    身后传来一声轻叹。

    这声音让虞晨听着十分安心,但她确定这人不是薛良春。

    那人没有现出身形,甚至连气息都没有露出半点,而虞晨却能感觉到这人就站在她身前,身形高大颀长,一身白袍如浪,在他身旁站着个美丽的红袍妇人。

    不知为何她看到他们,眸眶当即酸胀起,极有种想扑入他们怀中痛哭的冲动。

    “瞧,她哭了!”

    男人说时,将如浪白袍一挥,一把发着绯光的长尺到了虞晨手中。

    红袍妇人咂嘴摆了个口型,却被白袍男人当即禁声:“这是她的命劫,我们还是不要干涉的好!”

    红袍妇人委屈地扁起嘴,轻叹说:“终是我的任性害了她!”

    “孩子,这是赤魂尺,以后它就是你的法器!”

    那妇人朝虞晨开口说。

    虞晨其实看不见这两人,完全是脑海里逸出的景象,可这两人又像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赤魂尺!”虞晨跟着念起,思绪因为手里的长尺而拉回现实。

    那怨灵因为怕蛊毒发作,一起站着不敢动,眼下见虞晨持着一把绯光闪闪的长尺过来,顿时傻了眼。

    这长尺他见过,这是一把神器,专门用来克制妖魔鬼怪的。

    怨灵以为自己这次真完了,他百密一疏,败在这女孩手里。

    不过这怨灵实在不甘心,朝空中高喝一声,两柱耀眼的车灯光驶来,没一会醒目的飞天女神标志就出现。

    是鬼车!

    虞晨想到之前的种种,将手中的赤魂尺握得紧紧。

    那鬼车好似忌讳虞晨手中的长尺,居然不敢再靠前来。

    怨灵望着停在不远处的鬼车,咂嘴:“你也有怕的东西!”

    那鬼车里传来一声冷笑:“一物降一物,没有谁是真正无敌的!”

    那声音让虞晨心口发怵,好像很久以前她听过,而且这声音让她有种本能的痛恨。
如果您觉得《阴缘福禄》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6_6022/】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