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卜筑 > 185、二哥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哪怕是失去了记忆,一个人也不会失去自己的语言本能。

    他转过头,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在浦江遇到老乡不稀奇,毕竟这里鄂豫皖地区的人来这里打工的多,稀奇的是能遇到既会说皋城话又会说浦江话的。

    哪怕是他这种在浦江上过学的,都不怎么会浦江话,只有老五和付传承这种从小在浦江长大的,才会浦江话,不过,老家话却是丢光了,只能听懂。

    “啊......”女孩子吓了一跳,她用老家话骂对方“哑巴”,对方不但听懂了,还用老家话回复了。

    尴尬啊!

    “你哪壕的?”她继续问老家话问,不信这么巧就对遇到老家人。

    “听不出来?”老三自己都没发现,居然有戏谑的心思。

    “不说拉倒。”女孩子挥手扇老三面前飘过来的烟,然后道,“谢谢你哈。”

    不过随即眉头一皱,接着道,“你凭什么喊我黄毛?”

    “不是吗?”老三夹着烟的手朝着她的头发指了指。

    接着听见女孩子冷哼一声,正好奇女孩子的手在脑袋上抠什么呢,一串假发被女孩子从头上揭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的利索短发。

    他眉毛跳了一跳。

    “喂,看什么看,是不是对本小姐有企图?”她斜着脖子,用食指指着他,“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你还是学生?”老三问。

    “你怎么知道?”她好奇的问。

    “你喜欢黄头发,不去染,去戴假发,只有一个理由了,那就是学校不允许。”老三记得老五有一年暑假,染了黄发后,被大姐拿着扫帚追了两条街。

    “哼。”明显被老三猜中了,女孩子冷哼一声。

    有辆出租车停在门口,等里面的客人从里面出来后,老三上了出租车。

    回到酒店,已经是十一点钟,在浦江,他倒是有自己的窝,不过常年不回来住,前些日子开门,全是灰和霉味,正计划着找个保洁阿姨好好清理一下。

    而且,很多东西需要置办,没有个把天功夫,根本收拾不出来。

    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馆子,味精、酱油、蚝油、糖,真是够够的了,吃的人不透气。

    他想大姐做得菜了。

    为了躲家里人催婚,他中途还特意跑到学校拿了个博士学位,男子汉大丈夫,以学业为重!

    而且自己创立的通信公司,这些年发展的也不错,如果不是亲哥拦着,早就拿去上市,走上人生巅峰了。

    可谓是学业、事业两开花。

    本是该衣锦还家,奈何单身狗没人权,有家归不得。

    灵机一动,他想到了自己的亲妹子,去老五那里比住酒店强吧?

    去大姐和大哥那里,都会被呲,老四结婚了,不方便。

    只有去正在读大三的老五那里,才是最合适的,顺便还能打探下消息。

    老五读大学后,大哥给了她一套在大学周边的房子,他还亲自去看过,200多平的大平层,他当时还埋汰凌老二呢,给他的房子,还没老五的一半大。

    想好就走,两件衣服往背包里一塞,合拢上电脑,房卡往前台一丢,大跨步出了酒店。

    打车到老五所在的小区,不过进内里后,转了一圈,记不得具体是哪栋楼了,干脆掏出来电话。

    接通后,老五诧异的很,她这个亲哥,一年能给两次电话就算不错了,平常都是她主动给二哥发信息的。

    联络感情?

    不存在的,现在大哥限制她的花销,她不得到处拉赞助?

    穿着睡衣,腾腾的从楼上跑下来,看到站在路边的二哥,没有一点惊喜,他二哥脸上永远是那种我不欺侮你,你也别在我面前嘚瑟的欠揍气质。

    用她大姐的话来说,就是白瞎了这么个长的周整的小伙子。

    没好气的道,“你看看几点了,我明早要上课的!”

    “跟谁说话呢?”路过老五的时候,老三往她脑袋上拍了一下。

    “你又打我脑袋!”老五气的一蹦三尺高。

    她身高不算矮了,但是面对一米八以上的二哥,她躲都没法躲!

    正还要说什么,二哥手里的包已经到了自己怀里。

    上楼后,她伸手往口袋一摸,下楼没带钥匙,砰砰的敲门,却没发现她二哥的眉毛已经拧的老高,空着的那只手的拳头已经捏紧。

    开门的瞬间,露出一个女孩子的明艳的脸,他才展开笑脸。

    “这是我二哥。”老五简单的做了介绍后,刚进门,又转回身拦住老三,“败家爷们,脱鞋啊。”

    “二哥,拖鞋在这里。”女孩子从鞋架子上拿出拖鞋递给老三。

    “谢谢。”老三对着女孩子笑了笑。

    “你好方圆就是了。”女孩子的脸瞬间红了。

    老三进了屋,大大咧咧的道,“给哥倒杯水,渴死了。”

    老五还没说话,方圆便道,“二哥,你等下。”

    从饮水机的肚子里找出来一个杯子,一边接水,一边问,“要茶叶吗?”

    “有茶叶最好,谢谢哈。”老三道。

    等从女孩子手里接过茶杯,嗅了嗅茶叶,笑着对老五道,“你又偷老大茶叶?”

    “我拿家里的东西能算偷吗?”老五道。

    老三端起茶杯,有点烫,干脆站起身道,“给我找毛巾,我洗个澡。”

    “我给大姐打电话去。”老五恨不得把理智剥离大脑,糊她哥一脸,坚决不让二哥这么拿捏她。

    “会不会聊天了?”老三无奈的打开包,翻捡一番,从里面找出来了自己的毛巾。

    “你睡那个屋,”老五道,“明天我们十点多有课,记得喊我们。”

    在她的眼里,她二哥就是根搅屎棍,谢天谢地不炸茅坑。

    唯一的优点,就是生活很规律,不管多晚睡,一到六点钟,准时醒,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二哥睡过一次懒觉。

    “行了,我洗澡了。”老三拿着毛巾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两个小姑娘的房门紧闭,他进屋,门关上,一觉睡到天亮。

    刷牙洗脸后,在茶几上找到了屋里钥匙,下楼用地图导航,找到了菜场,买了一堆自己喜欢吃的菜。

    老五并没需要二哥喊,八点钟起来的时候,发现是一桌子菜。
如果您觉得《卜筑》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5_5210/】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