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夺舍了魔皇 > 203.寄存在你脖子上的脑袋,我来取了(4更求订阅!)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杀死刀皇宇文峰,让陈洛阳的黑壶里,血红琼浆赚了个盆满钵满。

    不过,为了镇压那一页神秘的纸张,黑壶里积攒的血红琼浆,也几乎被一次性耗了个见底。

    按照张天恒的说法,王飞已经突破至第十三境,真形的境界,正式跻身武帝之列。

    想要通过黑壶将其资料套出来,必然消耗很大。

    何况,真要论的话,别说王飞真实境界已经是第十三境,即便他还是第十二境时的修为,当前黑壶里剩余的血红琼浆,也远远不够。

    对于这个问题,陈洛阳的解决办法是,既然琼浆不够,那就杀其他人来补充好了。

    王飞如今已经是武帝,那么想要套出他的资料,要么死的人数量足够多,要么死的人境界足够高。

    恰好,陈洛阳这里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异族左贤王,黑帝修哲。

    之前寄存在你脖子上的那颗脑袋,我现在来取了。

    通过黑壶曾经套取过修哲的信息,眼下只需要少量血红琼浆,就能更新其生平经历最新的动向。

    修哲如果四处漫无目的闲逛,那陈洛阳也拿他没招,黑壶显示一个人的生平经历记录,不可能给出其具体位置。

    但现在修哲重任在肩,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潜行至喀木伦草原隐藏,观察塞外八部同古神教交战,并布置死海大阵第十一个关口。”

    一句话,将修哲卖得干干净净。

    陈洛阳看见了,自然就一路找过来。

    草原确实很大,但知道大致范围后,以陈洛阳当前的修为境界和身体状态,再想找重伤虚弱的修哲,难度就大大降低了。

    于是,继剑帝王健和夏帝李元龙之后,此前神州五帝中的第三位,黑帝修哲,也被陈洛阳击毙。

    黑壶中的血红琼浆,迅速增多。

    亲手击杀一个目标,能得到更多的琼浆。

    所以有了修哲打底,陈洛阳接下来就不费力的把王飞的信息也套了出来。

    浏览一遍后,陈洛阳微微撇嘴。

    这厮还真是处心积虑,早有预谋。

    几年前就开始有不老实的动作。

    起心思怕是更早。

    毕竟按照之前了解的情况,自己这位师弟,从小便给大家留下鲁莽急躁,没有头脑的印象。

    但现在看来,从那时候起,他便善于伪装自己。

    黑壶提供的生平经历,显示其未拜入古神教之前,亲人早亡,生活坎坷,颠沛流离。

    或许就是这样的经历,把他锻炼成现在的模样。

    古神峰魔教总坛第一次动荡,山下地火爆发,正是王飞的手笔。

    他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臻至第十三境的武帝境界,只是一直秘而不宣,深藏不露。

    有些时候为了保密,甚至以一些邪门秘法,封印压制自身修为境界,以便让其他人仍然以为他还是第十二境的修为实力。

    结果这次双皇决战,他终于再次发难。

    可惜为陈初华与谢冲所阻。

    倒是他之后逃亡的选择,让陈洛阳有些挠头。

    王飞没有前往雪域高原联络魔佛一脉传人。

    可能是因为他还不确定对方实力深浅。

    也可能是因为,如今一鸣惊人过后,他再不甘继续屈居人下。

    其逃亡方向的选择,倒是符合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个思路。

    当然,他没有继续留在古神峰附近。

    虽然有灯下黑的说法,但双皇决战,一旦魔皇胜出,接到古神峰总坛再次生乱的消息,很可能第一时间赶回总坛。

    王飞留在总坛附近,始终还是有些冒险。

    陈洛阳原本其实猜测,对方可能逃往海外。

    双皇决战的地点虽然在东海上,但大洋深海何等广阔,随便往哪里一藏,还真不容易寻找。

    尤其是这一场大战过后,魔皇不论胜败,只要还活着,肯定是设法返回陆地。

    并且在把大陆整体犁一遍以前,视线重新放回海上的可能很小。

    但王飞没有选这条路。

    他的选择是……洛阳城。

    这让陈洛阳看了,心下多少有些无语。

    看样子,虽然心思深沉善于伪装矫饰,但王飞此人,还是向往繁华热闹,而不愿意去海外找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猫着。

    陈洛阳微微摇头,然后足下轻点炎龙的头顶。

    巨大的炎龙,缩身火红祥云内,重新飞回魔教同异族的战场处。

    眼下异族一众高手,全都面如死灰。

    陈洛阳的声音,远远传开,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方才惊天动地的一击,也仿佛砸在每个人灵魂上。

    不仅仅异族族主宇文峰陨落,现在连左贤王修哲也死在陈洛阳手里。

    塞外异族,彻底没了支柱,连最后挣扎的底气都失去。

    而魔教众人,则全都神情振奋。

    黑帝修哲的威胁,始终存在,虽然不想苏夜那么直接有力,但大家始终心中都要绷紧一根弦。

    黑死天书的威慑力,终究实实在在。

    方才修哲身死,爆发出来的死海黑潮,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这几乎等同于决死一击的威势,不再受修哲伤势影响,而是将之修炼多年的黑死邪劲,尽数爆发。

    效果比起当初黔州那枚黑死神珠有过之无不及。

    是以大家对这位黑帝始终警惕。

    无奈其行踪成谜,以魔教的情报触角,短时间内仍无法捕捉其位置。

    但眼下教主亲临,如有神助,竟然第一时间就找到修哲,大家如何能不赞叹?

    相较之下,击杀修哲,平息其死后爆发的死海黑潮,在众人眼里都不算稀奇,属于教主的常规操作了。

    办不到才叫大家惊奇好吗?

    陈洛阳乘炎龙来到众人上空,他转头看看张天恒,张天恒便即跳下龙背,跟其他人站在一起。

    “包括这个喀木伦草原在内,到以下十一个地点仔细寻找,小心处理。”陈洛阳依照修哲行动的路线轨迹,报了十一个地名。

    这位异族左贤王,早在双皇决战前,便已经开始谋划,准备布置一座巨型的死海大阵,作为异族最后的备用手段。

    可惜,不等他完成,就被陈洛阳打死在这里。

    但那一个个布阵关口,都需要拔除。

    虽然大阵不可能发作了,但仍要警惕其布置流毒无穷。

    魔教众人闻言,都神色凛然,恭声应诺。

    “这里交给你们了。”陈洛阳看都没看异族其他人一眼:“我去找我那位王师弟聊一聊。”

    说罢,炎龙便载着他飞天而去。

    青龙一刘思望着远去的火红祥云,有些惊讶。

    她转头看向张天恒:“我有段日子没面见教主了,教主的自称,好像变了…………”

    张天恒言道:“我想是教主的心境又有变化的缘故。

    佛门那班贼秃有‘明心见性’之言,便如我们修行途中,参道问我,照见真神一样。

    ‘我’,看似普通,实则却是最难看破的存在。

    教主现在的修为,正是在渐渐脱去凡胎,证得真神的路上,心境的变化,也反应在平时了吧。”

    “无怪乎刀皇不是对手。”刘思微微颔首:“教主能准确找到黑帝修哲,可能也不是特殊情报渠道,而是心灵修行高深,对武帝层次的对手,有强烈感应的缘故。”

    “正是此理!”张天恒说道。

    四长老柴翰叹息一声:“他已经将路铺平,我等别多磨蹭了,尽快解决异族是正道。”

    张天恒难得没跟元老派抬杠,大笑道:“真要感谢教主给我建功立业的机会!”

    魔教众人群情振奋,朝对面的异族人马席卷过去,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

    陈洛阳没有想到自己小小变化,让一群手下脑补到那个程度。

    他的些许变化,原因其实很简单。

    飘了?

    膨胀了?

    好吧,都差不多。

    在一身伤势渐渐康复,实力不断提升之后,他不用再像从前那样谨小慎微。

    至少,不用担心被教众发现底细后,干掉他为原教主报仇。

    不是说他有能力把反对者都杀死。

    而是现在的他,代表了眼下古神教的利益,成为古神教的支柱。

    人们自然而然会紧密团结在他的身边,然后大家一起前进。

    虽然陈洛阳预估不到自己一帮手下会怎么脑补。

    但他相信,只要不是太过离谱的事情,手下人会自发帮他找借口。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问题,那就是真暴露后,会不会有人转而投向燕明空那边?

    不过,燕明空眼下人在高原,天然隔绝于外,碍不着他。

    眼下先解决另一个问题好了。

    陈洛阳淡定的站在炎龙头顶,然后看着下方的洛阳城。

    “王飞,出来。”他开口说道。

    声音响彻整个洛阳城。

    “喜欢赌,你赌得起吗?”

    听到这句话,洛阳城中一个赌坊里,原本跟大家都一样愕然惶恐的赌客,面上惊疑不定的神情消失,变得面无表情。

    他摇摇头,从自己脸上摘下一幅人皮面具,撸掉假发,露出一头仿佛刺猬似的短发。

    其骨骼发出一阵响动,整个人直接高出近一头,身材也变得魁梧。

    在其他赌客惊讶的视线中,恢复本来面貌的王飞,大踏步出了赌场,来到一条街道中间,看向半空中的陈洛阳。

    “陈洛阳,你鼻子还真灵啊!”

    陈大教主看见他,笑了笑。

    压根没跟王飞对话的意思。

    直接就是一掌拍下去!
如果您觉得《我夺舍了魔皇》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2_2366/】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