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极品女上司 > 第2247章唏嘘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这实在不好意思,是乡长大人亲自下来了,对不起,对不起!”男人有点不好意思了。

    在农村,好客是每一个朴实村民的天性,人家既然不是催款的,自己刚才的话就有点过分了,而且这年轻人还是个乡长,开玩笑呢,管好几万人的乡长,这要是放在部队里,还不得是个将军啊。

    夏文博一看他这样子,自己感到好笑了:“呵呵,大哥啊,什么‘乡长大人’这称呼我可不敢当,大哥能请我们进去坐坐,喝口水吗!”

    “成,成,乡长请进!”

    男人搓着手,有点手足无措的吧夏文博和徐主任迎进了家里。

    走进屋内,借着从窗口射进来的光线,夏文博仔细看清了屋里的一切,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说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但一样都不是叫做东西,床是用石块支起,上面架着几块木板,桌子也像是走进做的,并不方正,几把凳子也歪歪扭扭,坐上去‘格叽格叽’的乱想着。

    夏文博一面担心凳子会被自己坐塌,一面眼睛四处看着,心里也是感慨唏嘘,没想到山里的村民如此穷困,以后啊,自己要多跑跑这些山区来看看。

    这男人叫李老三,夏文博问他大名,他说很多年来,大家都是这样喊他的,他在家里排行老三。

    李老三拿来一个大泥巴茶壶,抓了一把粗茶叶塞进壶内,然后反身从墙上的一个壁厨里提下热水瓶,呼呼呼地往茶壶里倒水,倒完后就拿来小瓷杯给每人斟上一杯,然后坐在夏文博身边有一个小短凳上,不停地抓着头。

    夏文博说:“李大哥,你媳妇呢,家里还有哪些人?”

    “媳妇在山上,家里有两个孩子都上外婆家进而去了,我妈前年去世,父亲和我家四弟两人一家过日子,就在乡街头开了一个豆腐铺子。”

    夏文博四周打量了一下屋子说:“你这房子是结婚时盖的吧,很长时间了。”

    “你咋知道?”李老三说:“就是那年盖的,建房子时的债还没有还清呢。”

    停了一下,他就叹了口气说:“唉,难啊,什么都得要钱,开门就是钱,你说这一年到头的就是田里的谷,地里的豆,自己的工夫不说了,仅是除去农药、种子、化肥的投入后,又能变多少钱?就是想卖了交给国家,可是粮店里还没有现钱,前些时候老是打白纸条子,现在倒好,粮店不收粮了,说是没有钱收,喂一头猪吧,四条脚有三条脚是别人的,防疫站要防疫费,食品所要定点费,工商所收管理费,税务局要缴税,乡里来人说是人平要收十五元的屠宰税,七八百块钱的一头猪,只能落得个三二百元钱,还要防止被猪贩子骗了懒帐。”

    “这么多?不会吧!”

    说实在的,虽然夏文博当了大半年的副乡长,对这些问题也是略有涉及,但他每天都忙着手里的几个项目,根本都没有仔细的研究这些,现在一听李老三的话,才知道为什么刚才人家对自己大发雷霆了,看来他们过得实在不容易。

    沉默片刻,夏文博问:“李大哥,你没有想过如何脱贫或者说是发财的事?”

    “当然想呗,做梦都在想!可是我们这个野鸡不下蛋的穷山沟里能想出个啥法子来哟。”

    夏文博问:“你家里今年产了多少斤黄豆?”

    “一千斤。”

    夏文博算了算:“按市场价也有一千多元钱吧。”

    “那不能作指望了,还没有收进家就交出去了,你想想,两个孩子读书一年就一千多块,不就是这一点出息?粮食只能够混个肚儿圆,绝对不能卖掉的,不然下半年就得喝西北风了。”

    “你们整个村子里一年能产多少黄豆?大概也有五万斤左右吧,你父亲不是能打出很好的豆腐么,你应该跟他学一学这一门手艺,也好将卖不出去的黄豆加工转化增值嘛。”

    “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也曾经干过一年,但是后来有了孩子就没有工夫了。”

    “这样吧,你有空就到乡里找找我,乡里有一个豆制品加工厂,就是没有技术人才,你要是能参加说一声,要知道我们东岭乡的豆腐和皮子在全县是很有名气的,上面的领导来了,我们县里也是拿这个东西招待的。比方说还有很多臭豆腐、神仙豆腐、干子等等民间的豆制品,城里人是很爱吃的,就是没有人钻这个门路。”

    这也是夏文博早就有的一个想法了,豆制品厂眼下有点亏损,工厂要死不活的,但究其原因,一个是管理不善,资金不够,在一个就是宣传太少,销售不畅,要真能解决了资金,管理,以及销售问题,这个厂是很有可能发生转变。

    只是工业这一块,夏文博觉得要搞好,张大川是万万不能继续分管,正是因为这几年他责工业这块,才弄的整个东岭乡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但到底谁管这块,夏文博心中一时半会也没有一个头绪,不管是唯唯诺诺的李修凡,还是张牙舞爪的汪翠兰,他们都不是夏文博心中的人选。

    夏文博这里想着事情,李老三问了一句:“你们俩没有吃中饭吧?那就在我家里吃。你们坐一会儿,我出去一下就来。”

    说完,也不等夏文博他们说话,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一个满头大汗的胖女人进来了,浑身上下腾腾地冒着热气,一进门就说:“乡长来了哇,真是稀客,乡长能到我们家来,是我们家的福份呢,我嫁到这金庙村都快十年了,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干部哟。”

    一面说着,一面就看稀奇一样的看着夏文博,看的夏文博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的动物。

    看就看吧,这胖女儿胸口两坨厚重的物件,却在敞开的外套下隔着一间衬衣不停的跳动着,好几次,夏文博都看到了那顶端的两粒凸起,显然,她并没有穿什么罩罩,碗碗什么的。

    这让夏文博感到很有些尴尬,好算好了,女人看过几圈,嘴里啧啧有声的称赞着,说城里的男人就是和乡下的不一样,皮肤咋就比我们女人还水嫰呢?

    夏文博是真的脸红了,想一想,他这样脸厚的人都脸红了,那得多难为情啊!

    李老三的媳妇很会做饭菜,不一会儿工夫就上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正准备动筷子时,村支书刘旺才带着一个人起来了,进门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要不是刚才到康挑夫说你们来了,我还真的不知道是乡长来了,真的不知道是乡长来,怎么不事先捎个信上来呢,受了苦吧!”

    话未尽屁.股还没有沾凳子,就对身后同来的人说:“安干事,你快到代销店里拿两瓶老米酒。”

    年轻人答应着向门外走时,支书刘旺才又补充了一句话:“带两包烟过来。”

    夏文博说:“刘支书,算了,算了,别麻烦啦。”

    刘支书说:“看你,夏乡长,别说见外的话了,真的是难得难得,难怪我这几天屋角头枫树上的喜鹊老是叫个不停的,原来是你们要来了。”

    刘支书看着很轻松,实际上心头疑云密布,对这个刚刚上任的新乡长突然驾临,他一点都无法淡定,从时间上推算,夏文博上任伊始就到金庙村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夏文博哈哈一笑,说:“看你,这不是在批评我们,说我们太官僚吧,过去我下乡的确是太少了,一天忙到黑真的不知道忙个什么。”

    刘支书心里一惊,艹,自己咋就拍在马腿上了。

    他连忙说不是那个意思,自己主要是见到夏文博以后啊,心情很激动。

    农村的工作一般就是在饭桌上布置的,还没有动筷子,支书刘旺才就用话试探了好几次,才知道

    夏文博此行就是来调研的,刘支书的心里这才轻松了一大截,说话也就随便了许多。

    刘支书在村里干了十多年,当了八年的书记,夏文博一直对他很尊重,就用商量的口气说:“我是来看看你们,另外有两件事:一是我想现在农闲了,我想在你们村办一个基地开发的点,我是来看看,我听说啊,你们村有大面积板栗树,能不能先搜山砍掉杂树,然后以野栗苗进行嫁接,搞个野转家的样板点。”

    刘支书面有难色的说:“夏乡长,你是不知道,我们村的板栗是很好,也很多,但交通不便,运不出去,换不成现钱,在山上都烂掉了。”

    “我知道,所以我的第二个想法就是关于你们村级公路的事同你商量一个意见,你们要是有修路的想法,资金嘛,村民以工代赈解决一部分,村里补贴一点,乡里拔一点,我再到县里找财政局和扶贫开发办等单位要一点,我相信还是能修好的。”

    支书刘旺才避开了夏文博的目光,默默的喝了一口酒,却没有做声,他很谨慎地听着夏文博的话,仔细体会他说的每一句话的意思,判断着夏文博说的是真话还是象从前高明德他们那些人一样,随口说说?
如果您觉得《极品女上司》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2_2066/】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