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寻唐 > 第二百五十五章:条件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与张仲武不同,张仲文虽然说也稍通武艺,但更多的却是属于士人的圈子,豪门世家培养子弟,总是文武分途,有张有驰,和平时节,自然是文臣当道,但乱世之时,却是拳头说话了。相比较于张仲武的豪爽大气,嚣张跋扈,张仲文就显得木讷多了。在卢龙,张仲文虽然是兄长,却几乎被张仲武巨大的身影给完全地遮挡住了,世人几乎只知张仲武,不知张仲文。

    但这并不能说明张仲文就是一个平凡之辈,相反,像公孙长明这种深悉卢龙底细的人物,对于张仲文的重视,绝不在张仲武之下。

    在卢龙,张仲武负责开疆拓土,张仲文则负责看管后院,扎紧篱笆,卢龙如今被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成为了张氏的后花园,朝廷别说插不进手去,便是想一窥究竟也难上加难,这可不仅仅是靠武力就能做到的。

    张仲文虽说是文人,但手上染的血,不一定就比张仲武少了。

    用公孙长明评价张仲文的话来说,就是此人,人狠话不多,典型的面善心黑的家伙。

    当然,这只是公孙长明评价张仲文治政的方式,并不是对于此人私德的攻击,实际上比起张仲武在个人私生活上的毫无节制,张仲文却是极有原则的一个人,个人私德在公孙长明看来毫无指摘之处。

    同是文人,在公孙长明与卢龙的蜜月期间,两人相交莫逆。论起交情来,远非张仲武可比。张仲武单纯地把公孙长明看作一个谋主,而公孙长明彼时也只是将张仲武当成一把收割契丹人的刀子,如此而已。

    但张仲文,公孙长明倒可以称他为朋友。

    当然,这个朋友最后在追杀他的时候,可是不遗余力的。张仲武对于公孙长明的逃亡是无所谓,一个瘦小干巴的老头他并不看在眼里,但张仲文却深悉公孙长明的破坏性,一路追杀之下,最后连当时的莫州刺史以及朝廷派驻在卢龙的观察使也借机杀掉了。

    这也是张仲文清理朝廷在卢龙的势力的最后一步。

    这一步走完,卢龙也就等于正式宣布与朝廷决裂了。

    当然,这一次的见面,两人谁都没说起这一当子事儿。各为其主,各行其是,这并不是私人恩怨。

    两人对座而饮,只谈风花雪月,只谈过去的交情,只谈当年在并肩对付契丹人时的激情澎湃的往事,说到高兴处,便大笑着举杯豪饮。

    两人相处的态度,让在一边亲自服侍的竹轩老板袁潭大惑不解,他当然是知道这两人之间的许多恩怨情仇的,本以为这一次两人会面,肯定会刀光剑影,唇枪舌刀,指不定喝了点酒后失了风度,更是会卷起袖子干上一架,为此他还作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在心里构思了很多种解决方案。

    但这两人当真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直到都喝趴下了,也没有彼此口出一句恶言。

    看着一个背靠在椅子上,大脑袋枕着圈椅的靠背,嘴角还流着涎水,另一个俯在桌上,鼻涕泡一张一缩,袁潭摇头苦笑,招呼了人进来,将两个醉鬼扶到内里床榻之上休息。

    竹轩的服务自然都是第一流的,洗浴,更衣一整套行云流水,两个醉鬼抵足而眠,酣声大作。

    竹轩湘妃馆内的灯光,熄灭了。只有无尽的风雪,伴着两人如雷的鼾声。

    而此时在成德节度府,李泽的小书房内,他却正很不高兴地盯着对面的一个人。

    大唐监门卫录事参军高象升。

    此人夹在王铎的队伍之中,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成德。

    王铎不愧是老练的人事干部,哈哈打得极响,漂亮话说得极多,前程描绘得如花似锦,但每每李泽一说到要紧之处,他或者转换话题,或者模棱两可,总之想从他嘴里掏出一句实话来,几乎是不可能。

    李泽觉得很辛苦,因为他要在王铎的面前扮演一个年轻的有雄心壮志的五好青少,有谋略,但略显冲动,有城府,但却稍显稚嫩,这里头的轻重把握,即便是他,也觉得很是难为人。

    两个人都在演戏,也都在观察着对方,都想通过这些不着边际的谈话之中一窥对方的底细。这让李泽想起后世看过的一个小品,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但偏生都要装成清纯的小萝莉,想来有些恶心啊!

    王铎是这个时代一个标准的,合格甚至于可以称之为优秀的大唐高官,虽然他竭力地在隐藏自己,但偶尔不经意间对于政治的一些理解,仍然让李泽颇为佩服,左仆射如此,想来那三省之中的各位侍郎,六部高官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就是这样一群有能力,有见识的当代精英们,怎么就将大唐弄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了呢?

    只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积重难返之下,便只能将旧有的瓶瓶罐罐全都打破了重新来过,才能塑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旧有的秩序之下,显然已经无法解决当今的问题了。

    而打破旧有的秩序,恰恰是他们这一群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如此一来,第一个利益受到损失的就是他们,所以这些人便只能努力地充当一个裱糊匠,这里修修,那里补补,尽自己的全力延长着这个正在坠下深渊的政权的性命。

    想来,他们也是极其煎熬的。

    这些人不是不知道问题所在。

    但知道问题所在,怎么解决才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当他们不能选择正解的解决方法的时候,无论他们的裱糊水平如何高明,最终还是会破败的。

    “公子看起来很不高兴啊?”高象升微笑地看着对面的李泽。

    李泽讥讽地看着他,“我高估你了。记得当初你走的时候说过,我拿下横海,便是横海节度使,我进入成德,横海与成德便可合并为一个节镇,但现在,可不是这样。”

    高象升两手一摊:“公子,横海节度使已经给你了,千牛卫大将军也给你了,成德是你父亲为帅,这与给你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样一来,你把我好好的一锅饭都煮夹生了,很多本来现在就要做的事情,便无法展开,这于我,于大唐,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吧!”李泽冷声道。“真当我离了你们就不行吗?”

    高象长叹了一口气:“公子,两镇合并这么大的事情,岂是能说并就能并的?我的确竭力奔走了,但反对的声音太大,成德横海八个州,两百余万人口,朝廷诸公岂有不担心之理?他们也是怕又出现一个张仲武啊!张仲武麾下,多有苦寒之地,但现在成德横海,却尽是膏腴富庶之地,而且距离长安更近,一旦生变,谁敢担负起这个责任来?”

    “说来说去还是不相信我!”李泽怒道。

    高象长一笑:“公子莫非是在王铎面前演习惯了吗?在我面前就不必这么装模作样了吧?您其实心中也早有预估吧。早前朝廷便有担忧,现在您有拿下了定州,益州,瀛州,朝廷诸公的这种担心只会增,不会减!”

    “所以就让王铎来试探我,察看我?”李泽也是笑了起来,的确,在高象升面前,他是不用装的,对方对自己的了解,可不是王铎能比的。

    “这只不过第一步,也是最无聊的一步。”高象升道:“请公子往长安一行,才是最重要的步骤。”

    “我到了长安,便能让他们相信我了?”李泽冷笑,“我还担心我进了长安,还能不能回来呢?”

    “长安哪有胆子扣着公子!”高象升摇头道:“朝廷哪边的意思,是想请公子的母亲去长安居住,对了,还有您的那个未婚妻,柳氏柳如烟。”

    李泽大怒:“这是要拿我母亲当人质吗?柳如烟与我只是订婚,并未成婚,又关她什么事?”

    “从本质意思上来说,就是人质的意思。”高象升点头道:“朝廷还在议着要下旨夺情,让公子只需服三十日的热孝呢,这样一来,明年上京的时候,你就可以携带着柳如烟上京,皇帝要给你亲自赐婚,主婚,这样一来,你的母亲,夫人尽皆在长安,以后定然还要生下孩子,如此一来,朝廷才会放心。”

    “也就是说,我只有这样做了,朝廷才会同意我合并横海成德是吧?”李泽怒极反笑:“要是我不去呢?合则聚,不合则散,以后咱们就各干各的。”

    “如果公子这样做,朝廷还可以将瀛州,定州,易州都合并到这个新的节镇当中。”高象升补充道。“否则朝廷必然会派人到振武去,虽然振武实际掌握在公子手中,但真这样搞一出,也必然会让公子被动是不是?公子,这只是朝廷用人的制衡手段,并非有什么恶意。”

    “怎不见其它节度使将家眷送往长安?哦,有一个,高骈那个老家伙!”李泽恶狠狠地道。

    “就是出了张仲武这种事,才会有这样的举措啊,公子,要是将这三个节镇合并到一起,您可就是北地第一人了。”
如果您觉得《寻唐》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1_1476/】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