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像是黑店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店伙计的态度格外的殷勤,且段恒毅记得这店小二他并未曾见过,虽“顾清临”的名号在金陵中颇为响亮,但想来远远达不到人人识得的地步。

    那么这个异常殷勤的伙计,便太过不同寻常。

    段恒毅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睨了店伙计一眼,而后眼中似是带着笑意的轻慢目光,缓缓掠过店伙计身后那并不显眼的酒肆。

    冷哼了一声后,段恒毅便收回了目光,转而好整以暇地看着脸上带着几分谄笑的店伙计。

    这一声冷哼中似是带着不屑和嫌弃,想来也是,本就出身富贵之家的“顾少爷”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且精细,去往之处都是装修高雅之处,也更是一掷千金之地。

    像是这等藏于陋巷之中风格粗犷的小小酒肆,他又何曾踏足过?

    这一点不仅仅是段恒毅心知肚明,就连店伙计听到他的这一声冷哼后,很快也便想明白了“顾大人”为何不下马。

    且之所以会称呼为“顾大人”而不是“小顾大人”,也自是因为这几日有关顾家父子不和的传闻,已经在金陵的各大街小巷中开始流传。

    店伙计为了能拉拢到“顾清临”这位金陵的新贵进店中小酌几杯,也算是花尽了心思来讨好他。

    “午后酷热难耐?本官在此视察民生,你竟敢私自拉拢本官,该当何罪、又是何居心啊?”

    明明额头上已经被晒出了一层薄汗来,偏偏段恒毅这般拿腔作势说话时,又是一副颇为怡然自得且神清气爽的模样。

    格外拉长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质疑,却又带着少许的威严,听得店伙计心中直打起了鼓,直后悔不该见钱眼开对这位爷起了利用之心。

    后悔不迭的店伙计见“顾清临”这般刁难他,自是心中一阵忐忑,但见到他这般模样,又不敢现下又打退堂鼓,更怕这位难缠的爷起了疑心。

    毕竟这位爷的喜怒不定,他可是早有耳闻。骑虎难下的店伙计脸上笑容已经不如先前那般,看那模样似是笑容已经有了些许的僵硬,说话爷不如先前那般顺畅。

    “大人……小的、小的哪儿敢呢!不过是见大人您如此辛劳心生不忍,您看……今日这街道上如此萧条,还不都是畏热躲在屋里纳凉……”

    说话吞吞吐吐的店伙计偷偷抬眼瞥了一眼端坐马背上的段恒毅,见他神色依旧如方才那般时,心中更是跳入鼓雷。

    拿起搭在肩上雪白的布巾,有些急切地擦了擦满脸横流的汗,店伙计这才压低了声音又带着些恭维道:“大人您是不知,前几日您奉旨随陛下西行,不过第二日便有大人们登记造册把受灾的百姓记录在上,且这两日正在往下分拨赈灾银两。”

    段恒毅耐着性子听这店伙计在这罗里吧嗦,听闻这话后微微一颔首,眼中也露出些许的兴味来,总不至于这伙计是因为对他心生感激才上前搭话吧?

    不等段恒毅心中再做猜测,便听那店伙计语气有些激动道:“这次朝中的大人们分拨赈灾银两,不只是按田地分钱,更是算上了家里人口,小人家在金陵外的朱家庄上……小人这回也得了一份灾银。”

    “虽说不多,但小人常年在外做活计,家里又有几亩薄田,养活一家老小是足够了。小人知道这虽然是陛下的旨意,但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心中都感激顾大人您……”

    “要是没有您为我们这些百姓说好话,只怕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大人您不知道您这一回是救了多少的百姓!”

    店伙计好似十分激动,说着话竟也有几分热泪盈眶的模样,看向段恒毅的目光也更加热切了几分。

    像是在段恒毅面前落泪十分不好意思一般,店伙计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脸上的笑更加真诚了几分,但说话间又带上了几分之前的市侩。

    “老话儿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大人您今日行到这便也是缘分,何不进小店小酌几杯略作休憩。”

    听到这些话的段恒毅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喜意来,看来他那日所为并不算白费心思,然而他想要的并非是这些百姓的感激。

    略显严肃的目光缓缓地掠过四遭周身,眼见着行人比先前已经多了不少,然而却始终无一人上前来与他搭话,难不成这有些聒噪的店伙计当真是霜痕安排的引路人?

    “陛下才乃我等百姓的衣食父母。更何况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是本官之本分,下回记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若是再敢胡言乱语,小心爷差人割了你的舌头!”

    眼中带着清浅笑意的段恒毅虎着脸恐吓起店伙计来,这话他听得也就罢了,若是被有心人听去,只怕会给这小伙计带来灾祸……

    “多……多谢大人提点。小的心中感激大人,今日有缘得见,一时间心中激动万分,这才……”

    一听要被割了舌头,店伙计吓得变了脸色,说话也战战兢兢起来。

    想到这有些聒噪的伙计便是霜痕找来的知情人,段恒毅心中便也没有逗趣的心思,当下便冷着脸呵斥了一声。

    “少啰嗦,还不赶快去给爷张罗几个下酒小菜,再打两盆清水来,给爷饮饮马。”

    步下马背后又把缰绳交给了店伙计,段恒毅这才缓缓踱步进这小小的酒肆中。

    酒肆里不大,不过有四五张桌子靠窗边摆放着,倒是一股浓郁的酒香气一进屋便争先恐后地窜进鼻息,扫了一眼靠着墙壁摆放的数尊大酒缸,段恒毅便看到了那道延伸向上的楼梯。

    想来霜痕怕是就在楼上候着吧?

    段恒毅心中略一迟疑,却是没有步上楼梯,而是寻了一处靠门边的桌子坐了下来。

    这酒肆实在奇怪得很,店内冷清没有食客尚有情可原,然而连掌柜的和伙夫都并未见,这里里外外似是都只有这伙计一人。

    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处黑店!

    也许,这伙计并非是霜痕安排下来的接头人,而是另有其人!

    想到有这种可能,段恒毅心中便生出了几分警惕来,看向门外忙着拴马又抓了草料喂马的伙计,他心中的疑虑却始终不消。

    先前这伙计一口一个对他心生感激,现下却把一个大活人晾在这,反而殷勤地照顾起一头畜生来……
如果您觉得《扶摇而上婉君心》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1_1113/】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