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章 宝藏—ONE
第九中文网DiJiuZww.Net没弹窗没广告,欢迎书友收藏!

    女仆小姐的手掌从走廊的墙壁上收了回来,便看着洛邱轻声道:“主人,飞鹰已经逃掉了。马警官他们似乎被耍了一顿。”

    “似乎?”洛邱轻笑道:“不止吧,飞鹰应该是个飞扬洒脱的人,所以是打闹了一场才对吧。”

    优夜才缓缓地点了点头,“这个飞鹰确实并不算坏……主人。”

    女仆小姐的眼睛微微一凝,但洛邱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拎着食盒的洛老板此时继续往前走去——回去马夫人休息的房间。

    主仆二人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走着,刚过转弯的地方,却见一面面相普通,大概三十来岁,戴着平光眼睛和齐刘海的女人走出。

    擦身而过。

    “等一下。”那女人忽然在背后说起了话来。

    洛邱和优夜这才转过身来,只见这个女人从地上捡起来了一张卡片——那种用来开启房门的房卡。

    这女人微笑着,伸出了捡来的房卡,礼貌道:“你掉东西了。”

    “这不是我的。”洛邱摇了摇头,优夜此时为了证明般,也直接掏出来了房卡。

    “这样啊……不好意思,我搞错了。”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道:“也不知道谁丢在了这里……可是我有点赶时间,要不,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把房卡送去失物认领处?”

    洛邱看了这女人一眼,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女人笑了笑道:“那就麻烦你了。小兄弟,你人真不错,我还以为你会拒绝的。”

    “举手之劳。”

    女人又看了一眼老板身边的优夜,然后抿嘴一笑道:“小兄弟,难怪能够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洛老板并没有解释什么,接过了这女人手上的房卡之后,这女人便快步地离开,看样子像是真的很赶时间。

    直到这女人完全消失在视线当中,优夜才笑了笑道:“这位女士,刚刚躲过了马警官的追捕,就来接触主人呢,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那张房卡,是这个女人悄悄仍在地上的,这并没有瞒得过优夜的目光——自然也不会瞒得过洛老板。

    洛邱却只是微微一笑,收回了目光,反而看着优夜,伸出手来,像是给贵族小姐邀舞的贵公子般,轻声道:“走吧,去交交这失物。”

    优夜微微一愣,一愣之后便恢复了从容恬静的模样,虽然不穿女仆裙子,却做了个拎裙摆的动作,把手指轻放在了洛邱的指尖间。

    ……

    ……

    马SIR一行三人,最终没有抓到逃去的飞鹰,一身狼狈地回到了餐厅之中。

    看着马SIR三人身上又是湿漉漉,又是五颜六色,甚至头顶上还有鸡毛的样子,任大妈自然是便捂着肚子便捶着桌子爆笑起来,觉得这才真的大仇得报,什么气都暂时消去了,所以相当好心地找来了毛巾给几人擦擦。

    “麻痹!这个飞鹰简直就像是野猴子一样!灵活得不像人!”马厚德一边擦着身子,一边愤愤不平地咒骂起来。

    林峰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也是怒道:“下次别让我看见他,我非得弄死他!”

    “行了,除非他跳海,不然逃不掉的。”任紫玲此时翘着腿道:“刚刚你们出去追人的时候,我想了一下。这个用窃听器的女人到底会是什么来历。”

    马厚德抬起头问道:“什么来历?”

    任紫玲看着第三名警员,“阿莱刚不是说,这窃听器是军用的高级货色吗?普通人怎么弄得到手?”

    警员阿莱点了点头,“确实,这种东西别说普通人,咱们系统里面都不一定有装备的……当然,特殊部门除外。”

    “所以?”马厚德看着任紫玲问道。

    任大妈耸耸肩道:“想不出来啊,线索太少。不过这女人用得了这种东西,偷听我们的说话,大概是和这次杀人案有关系……老马,你说这钱国亮的身份是伪造的,却死在了这穿上,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用军用的高级货色……想不明白啊,这两个家伙都是冲着什么来的啊?你说要是为了旅游顺便约炮什么,谁信啊!”

    任姐还真是什么时候说话都是这样的接地气呢……梨子一脸有趣的模样。

    “难不成也是为了那个……”马厚德这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马SIR,你有什么发现吗?”林峰好奇问道。

    马厚德这会儿沉吟了一下,便看着众人道:“刚那个飞鹰,你们不是好奇我为什么锁着他吗?其实除了在钱国亮的房间发现了他之外,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

    马SIR把飞鹰爆料的关于宝藏的事情说了一次,“……哼,这家伙,居然还说什么和我合作,悄悄地分了宝藏,我马厚德是那样的人吗!”

    “等下,这白玉号真的有宝藏?”任紫玲一愣,惊道:“你之前不说,这不过是当年为了招揽游客和船员的噱头而已吗?”

    “嘘……”马厚德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这餐厅虽说船长安排给他们的,但也不是包场,普通来吃饭的,还是有那么的三两桌子。

    任紫玲才抿着了嘴唇。

    马厚德道:“起初我也就听听。不过看着飞鹰的身手,这钱国亮的伪造身份,还有这个不明来历的女人,我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真的。”

    “在茫茫的大海之中,为了传说之中的宝藏,宝藏猎人们纷纷出动……”梨子此时双手握着小圈圈,眼中闪出亮光,兴奋不已!

    “做梦闪一边去。”任紫玲推了梨子的脸一把,才道:“不过看这飞鹰能够把你们耍得团团转和开锁的本事,倒是也有点儿宝藏猎人的几分风采啊。”

    林峰此时建议道:“马SIR,咱们要不要就宝藏的事情问一问这个船长?不是说他在白玉号上当了几十年的船长了吗?”

    “我看可以。”任紫玲想着道:“老马,我老是感觉这船长有点问题……”

    “怎么说?”

    任紫玲眨了眨眼睛道:“你不感觉这船长太镇定了吗?按理说船上发生了这种事情,最头痛的就是船长的吧?可你看啊,这沐恩礼,看起来一点儿不像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淡定从容,就像是个老绅士一样。”

    “这么说来,好像也是……”马厚德回忆着自己和沐恩礼接触的过程,“我记得刚刚发现钱国亮尸体的时候,他还真是镇定得有点让我意外。”

    “嘘,船长来了。”任紫玲目光示意餐厅外边,“老马,等会你就趁机问问宝藏的事,看看他究竟怎么说。”

    此时,船长沐恩礼带着副船长沐清海走入了餐厅之中,“马警官,我把副船长带来了,你可以问问他半夜发生的事情。”

    马厚德清了清嗓子:“副船长,昨晚凌晨四点的时候,中控室之中是否有过停电?”

    沐清海此时脸上看不出什么,点了点头道:“确实有过停电,时间大概是十五分钟左右。”

    马厚德皱了皱眉头道:“那你为什么不提起这件事情?”

    沐清海摇摇头道:“警官,从早上发现尸体之后,我就按照吩咐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你也没有问过我这件事情……你说,我该怎么给您提起这件事情?”

    “可中控室停电这么大的事情,你总不能不向船长提起吧?”马厚德冷哼一声:“可是船长也一样没有给我提起过!”

    沐清海道:“这个确实是我的失责。我当时的判断是不用惊扰船长,因为……”

    沐清海顿了顿,看了沐恩礼一眼,才缓声道:“船长身体并不是很好,每天都要坚持用药才能入睡,所以我不想打扰船长休息。”

    沐恩礼目光微微一动,但却无甚表情。

    沐清海才摇摇头道:“再说,停电只有十几分钟,只是断掉了里面的普通设备。中控室里面还有另外一套的电力系统是正常的,并不会影响白玉号的航行。”

    “那么当时有没有影响监控系统?”这才是马厚德最关心的事情。

    沐清海摇摇头道:“警官,这并不会影响,因为监控系统本身就不是接入的外部电源。”

    马厚德还是皱着眉头,“那么,停电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离开过过?”

    沐清海点了点头:“这个确实有,我们自然是要去电房看看为什么会停电的。”

    “离开了多久?”

    “大概十分钟不到。”

    “你们回来之后,有没有离开过?”

    沐清海摇摇头,“没有了。等待交班之后,我也就回房间休息了一下,接着就是原来订好的拍摄计划,直到发现了死者为止。”

    马厚德点了点头,“嗯,我清楚了。副船长,感谢你的配合。对不起了,打扰你的时间。”

    “没事,只要能帮到你就好。”沐清海正色道。

    马厚德又转头道:“船长,让副船长回去工作吧。刚刚我们弄出了点动静,估计要好好处理一下的……也是对不住了。”

    “我们会处理好的,放心。”沐恩礼沉着道,“清海,你先去吧。”

    只见沐清海离开之后,马厚德才忽然看着老船长,“船长,有件事情,我想要问你一下的。”

    “马警官,你说。”

    马SIR眯着眼道:“船长,能不能告诉我,白玉号宝藏的事情……你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吧?”

    老船长一愣,没有马上说话,只是脱下了帽子,拉开凳子坐了下来,须臾才缓缓说道:“嗯……这不过是当初一个谣言而已,马警官为什么问起这件事情?”

    “可能和这件案子有关,所以我打算了解一下。”马厚德认真地打量着老船长的一举一动,“因此,船长最好能够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老船长吁了口气,点了点头,才轻声道:“好吧,宝藏的事情,我记得那个时候……”
如果您觉得《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还不错的话,请粘贴本书网址【http://m.dijiuzww.net/14_14066/】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